2007年5月16日

路 遙 知

可以將坦克車輾殺學生,當在家常般飯中的肉餅,是民建聯才捧得出這樣的人做黨主席。

相比《中大學生報》的「人獸交」幻想,馬力「試豬論」的黑色恐怖,更令人反感不安。不過,雖然馬力的言論令人反胃,這種言論自由必須保護。昨天不是說過嗎?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言論負責。馬力是民建聯的主席,也是立法會議員,他要向廣大的選民問責,他的黨員有點政治觸角的話,也自然會作出反應,又豈用言論警察去制裁?

畢竟,我信公道自在人心。

不是嗎?還不過一晝夜,民建聯便跑出來不認黨主席說的話代表它們。這就是言論自由的好處︰邪淫可惡的事呈現。馬力說甚麼都沒有問題,最重要是公眾可以循文明彰顯公義,換言之,用選票它們轟走。鐵票背後的都是人,我信,天下間總有理論可以打動得到他們。

話說回頭,言論自由的精神,是說過要算數。

民建聯自成立以來,又何曾認真對待自已講過的話?它們說過要求07/08雙普選,時限過了,就借用董建華的邏輯︰沒有提及便不存在。今次說六四沒有屠成,解放軍是BBQ燒豬肉餅。或許,有一天民聯建說原來也支持平反六四!又或許,明天日出過後,民建聯說只不過它們是為指揮屠城的人平反!

兩星期前,民建聯前副主席程介南寫了一篇甚麼《國家應怎個愛法?》,基本上跟馬力同一口徑,不過重點不應只談平反六四,可是接著那這廝又說︰「國家應該人人愛,但如何愛法各有表達。」

嘿!那麼人家要說平反六四,又干卿何事?不應只談六四嗎?遠的可以談談反右害了多少才俊、大躍進的經濟慘劇和文革瘋癲,近的可以談六四前的貪腐、人為的高通脹,最近一點可以談六四後對民運份子的逼害、言論的控制…… 有法律、有經濟、有社會、有民生夠多角度吧!

或許,民建聯的一貫作風︰不認同人家的立場,不過它們自己又根本沒有立場。又或許,他們立場,只不過見不得光,唯有顧左右而言他。這個可悲的政黨,竟然自稱有前景。

其實本來也不想批程介南的文,一來,連愛國都要教,實在羞家,二來,那篇文章根本沒有說過國家應怎個愛,文不對題,又如何去批無可批。最後,來個集體回憶,讓大家看看當年曾鈺成和程介南,原來對六四曾經有過實在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