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17日

民主 (三之一)

由孫柏文到陳方安生,近來我們這邊,發生了好些事,要寫成一篇文,又覺太零碎,也怕太長;就此讓事情過去,又怕自己日後忘記了,還是在這扑下來吧。畢竟,信Google好過信自己。

……………

孫柏文是最理想的台前表演者。說他爛,說他粗鄙,是事實,他自己也不會否認。不過,他是我見過天生最聰明,後天也不算懶散,問題卻是自負。可是就這點傲,加點才情,再來些爛,就變成了一個不錯的台前表演者。在Money Cafe,在蘋果財經,他的欄和節目,都要比我的來得更有號召力,就是客觀的證據。

既然有這種觀眾緣,就應該推他上台,為自由出力。孫柏文,你要他想策略,搞戰術,會輸的;不過,他在台上搏擊,不贏,也不會輸得難看。Stage a good fight,也夠宣傳自由派,至少將反強迫金和學券講上兩個月,這個歷史任務也夠了。反正,沒有人預他會贏,能夠打足所有回合,被點數擊倒也當贏。

不過,就連陳方氏也選,算吧!孫柏文在耆英賽當中,只會被人忽略。這個人太要別人的注視,一旦被人忽略他就會失儀。算吧!

……………

說老實,真的不知道陳方氏是站在那裡。不過,陳方氏對政治制度的看法,對公務員定位的堅持,既是客觀的事實,也可以主觀地從其他公務員對她的態度推敲得出。單是這一點,陳方氏就壓倒性勝過那個破壞了公務員傳統的葉劉氏。

不過,陳方氏的政治光譜定位,大家還是不要以傳統的「左對右」,「民主派」對「親北京」來看。陳方氏絕對不是我們這類意識形態的自由派,我可沒有證據,可是這裡不是法庭,我的一雙眼就是證據!再講,通常這一點我不會看錯人。陳方氏盡其量是中間偏右,可能連偏右都不是。

多年的公務員經驗,令陳方氏很會掩飾自己的理念。就像曾蔭權,有時我也會懷疑他是靠向自由派的一方,不過,有時又不像。可以肯定的是,這兩人都大概明白政府干預的底線在那裡,至少比香港其他的政客更尊重政府的權限。

葉劉氏嘛!早就應該從政了。這種人只要不讓她掌實權,出來搞甚麼都沒有太大問題。可是,在任何位置,像葉劉氏般的人,都會對權力有無限的追求。所以,還是要趁她羽翼未豐便整治,也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