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14日

給陳太的一封信

陳太︰

你好。冒昧給你寫這封公開信,希望你別介意。

看過你兩天前在論壇的表現,這些話也是我們代表了好些人的想法。當中,有支持你的,有未拿定主意的,也有些差點就要放棄今次投票權利的。畢竟,你今次出選,背負的不只是個人勝敗,還有香港人冀盼普選以及良好管治的心願。或許,趁選舉還未到高期,你可以借未來的幾天,反思由宣佈參選至今,有那些事,做對了;有那些事,偏離了你原來的想法;又或者,每天只忙在街頭派傳單,忘記了原來更重要的工作。

還記得你參選當日的點題說話嗎?你說︰「公務員要學習民主之道,而民主派的人就要學習良好管治之道。」我想,當今的政壇,你是惟一有資格講這句話的人。說公務員要學習民主之道,錯不了;但是真正教人覺得眼前一亮,就是你作為民主派的候選人,看透了民主派的困局。

真心希望香港在民主發展的人,自然會希望支持民主發展的群眾面擴大。民主派的問題,正是他們向來給人空有一般熱誠的印象,而他們在政策構思上也確實是幼嫩。民主派談到甚麼問題,總離不開草根、基層。就連曾蔭權在上次的特首選舉,也會說︰「無論有錢無錢、有權無權、有票無票、有勢無勢,都是我的老闆。不能叫香港陷入階級鬥爭,不能把香港分為有錢人與無錢的人。況且今天沒有錢的人,會成為日後有錢的人;今天沒有權的人,會成為明天有權的人。千祈不能分化,和諧的社會才是我們的發展目標。」

姑勿論你對這位前下屬有甚麼看法,他這句話確實引起不少香港人的共鳴。

爭取民主派以外的支持,不只是為了選舉這麼簡單。香港人明白到,無論是由絕大多數人鼓動出來的民粹政治,抑或是少數人壟斷下出現的專權,同樣危險。毫無疑問,在過去的好一段日子,香港的行政機關在運用權力方面有極良好的自我克制,所以不少沉默香港人,也就是這個原因,他們沒有出來爭取甚麼,除了89和03年,他們也沒有積極參與政治活動;不過,他們也是一直在默默地捍香港奮發上進的核心精神,在社會資本上絕對是極有實力的一群,這個香港民主運動的Blue Ocean,可是今後爭取民主的關鍵呢!

普選是民主政制中最重要的一環,相信今次港島區補選的所有候選人都不會反對。不過,要是有了普選,落實了真正的民主政制,那又如何呢?天下間,只有香港的政治可以長久地泥足深陷在有沒有普選的問題,但是放眼四方,選舉政治講的是如何執政。好了,民主派執政也好,現時的行政主導也好,就算是民建聯執政也好,它們的分別又在那?陳太,今次選舉正是向公眾展示為甚麼香港人要有選擇,環顧民主陣營,相信你也是唯一有能力去擔此重任。

陳太,暫且讓我假設你是他朝民主陣營的執政代表。請問要是加綜援、加生果金、加醫療開支、加教育開支、加、加、加、加、加,就解決得了問題,難道現在的特區政府不會去做嗎?良好的管治,不等同於漫無目的地增加開支,相信你也贊成吧!那麼,請問你又會如何提升香港的管治質素呢?究竟問題是出在花費不足?還是施政失效?還是政策本身出了問題,在良好的意願背後產生了大量惡果,但又沒有人鼓氣勇氣去承認往昔的錯誤?

香港人很現實,雖然會令部份理想主義者感到不安,甚至反感。可是,樂觀一點看,就是這種現實心態,讓人持平公道地看待問題︰要是大家都意識到,普選帶來的競爭可以提高管治質素;反對推行普選的不是瓜,就是政治上的既得利益者。然而,政治上的既得利益者,只會是少數人,對吧?既然如此,何不趁這次選舉,讓民主派在政策光譜上有更大的覆蓋面,也為香港人提供多些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