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8日

物歸原主之一


Phoenix見之前的一個Blog Post,還給我這本陳年舊書,反而令我覺自己有欠風度。

這本書我至少買了三本,都是借人之後遺失了。在香港好像是絕版(書店老闆說不好賣,沒有多入貨),好幾個月在台灣也找不到。

Anobii應考慮做這種Rare Books的交易。

x x x x

另一本我很想買的Rare Book,是Edward Bernays的《Crystalizing Public Opinion》。在二手市場,這本書最便宜也要幾千元,上萬元的我也有見過。

據說當年納粹德國的戈培爾(Joseph Goebbels)也有參考此書。

Bernays的另一本著作《Propaganda》,也不錯。開宗明義的第一句︰The conscious and intelligent manipulation of the organized habits and opinions of the masses is an important element in democratic society.

x x x x

或許有些看官已經觸動了神經。

真的讀過Bernays,就知道他自我定位為 a truth-seeker and a propagandist for propagada,
理由就是要大家明白這門學問。

不明白 propagada 是甚麼,代價就是放棄對 propagada 的抵抗力。

駝鳥政策,留給偽善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