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2日

理性

有一件事,如鯁在喉。

究竟大聲是否真的代表沒有禮貌?周潤發已經講過了,我也不再多講。

那麼沒有理性代表甚麼呢?有理性又代表甚麼呢?

香港人,語理分析的能力已經低得不可以再低。辯駁輸了,就說人家沒有理性。不讚成的論點,又說人家沒有理性。怕了對方人多勢眾,只得抵賴人家沒有理性。如是者,「沒有理性」這四個字,就變了講不過人的失敗者永遠通用的藉口。

當然,有時候,雙方都沒有理性,不過,這四個字總是由失敗者的口中吐出來。我不敢說自己辯才天下無雙,但至少在語言和文字的自由搏擊場中,學會了「打要企定.衰就要認」,這個基本的君子操守。

理性,就是手段和目標不相違背。大聲、粗魯、無品,要是沒有跟行動者的目標相違,又何來不理性?

有個小娃娃,在扑架上寫香港一個小資產階級的聯誼會,如是說︰

……XXX 卻有理想,他們不反建制*,或者說,他們理性論政,不以意識形態先行。難得。

論政策,不以意識形態先行,尚且說得通。身為經濟學人,我也玩味過Positive Analysis,現在乃樂此不疲呢!為甚麼牛奶盒是方?為甚麼汽水罐是圓桶型?** 可以想一天,是一種玩意,也沒有意識形態,更沒有對錯。

不過,論政策公共政策,總要對公共政策的存在意義,先有一定的立場,結果又豈能不假定一系列的價值取向?要是有價值取向,又怎可以沒有意識形態?不以意識形態先行卻論政策,或是虛,或是偽,或是虛偽。

虛者,沒有對政治價值立論,只顧左右而言他,不著邊際;偽者,可能有意識形態,卻沒有承擔這套意識形態的道德感召,表裡不一。虛偽,既沒有內涵,又沒有承擔,算甚麼?難得?難得有這麼的一班人無所事事!

論政,通常的理解是論政治。政治,本質就是意識形態。就算星雲大師講政治,也有意識形態。若論政不以意識形態先行,那真的難得!因為那不是論政,是究極禪宗。

這個XXX,其實表面上好很多元,由信了馬克斯也不自知的,到列寧式的環保份子都有,再擺出一個好很中立的外表,之後就好很……理性。明白了。

無錯,獅子山學會有立場,因為以意識形態先行。我們的價值︰「生命、自由和追尋快樂」是人生來不可被剝奪的權利。所以我們的目標,就是一切公共政策都不可以侵犯和干擾任何一個人的「生命、自由和追尋快樂」。清晰嗎?好很清晰!理性嗎?我會說︰「經濟學人要是不講理性,還有甚麼好講?」

如果追問︰為甚麼「生命、自由和追尋快樂」是人生來不可被剝奪的權利?這句話的理性又在那?***

唉,這麼基本的價值也不明白,只怪你識見不夠!

我辯論,殺著不是說人家不理性,而是指出對手的無知!

--------------------------------

* 先來一記回馬槍︰「卻有理想」和「不反建制」,兩者的關係是甚麼?難道這娃兒設定了,反建制,才是正常的「有理想」?又或者是「不反建制」的,都不常是「有理想」呢?

** 牛奶盒是方,因為要完全用盡零售點的空間;汽水罐是圓桶型,因為要節省相對昂貴的鋁材。最少資源和成本,最大效益,這就是「理性」︰目標和手段不相違背。明白了沒有?節省空間和材料,就是conservation,也就是保育,是一個範疇政策,明白了沒有?

*** 想見識真正有理性的政治意識形態推論嗎? http://www.isil.org/resources/introduction.swf

2007年8月21日

懺悔

就像那個我不太認同的凱思斯說︰If the facts change, I change my mind, sir. What would you do, sir?

上星期五凌晨,和孫柏文隔Google Talk看美股。大家的結論是︰媽的,這次是來真的。

我最在意的市況指標,是日元。

明顯地,自從次按真的爆破,Yen Carry Trade拆了不少倉,當晚,日元是衝上112,不是升,是衝,48小時內由117衝上112,也是2月港股對上一個低潮時的水平,港股二萬點以上,還是相對的高位呢,心想,應該有arbitrage opportunity吧!

由高P/E的開始吧!選了港交所,理由是這隻股已經超越了基礎因素。結果,一如所料,星期五直插,到了三點鐘……

正在讀Barton Biggs的Hedgehogging。無錯,Shorting is not for sissies.

2007年8月17日

反彈?閘往就已經好叻!

金價,一棍就打左USD24。

Yen,一棍就打上112。

不知明天幾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