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30日

一人.兩睇

轉載 1︰蘋果副刊《黃金冒險號》

路邊的「候選人」

從沙宣道開車拐下來,駛進域多利道,看見一個年輕人,豎著一塊大紙板,上面有他的尊容和姓名,傻笑著,向駛過的每一輛汽車招手。

是什麼區議會的「選舉」吧?二十多年前,英國人留下的玩具,一個前殖民地,還巴巴的爭著玩,一隻小熊熊,磨玩得毛都脫白了,難得還興致那麼高,甚麼功能組別,直選間選,一條小小的農村就此喧噪折騰到今日,英國人真聰明。

站在路邊的這位年輕人,外表俊朗,笑容可掬,不知代表哪一個「黨」。汽車開過,他笑著向司機作敬禮狀,還微微欠腰鞠躬,就這樣一天站到晚,一片苦心,也著實委屈了。

也真是純情得夠可以,這位熱心的「候選人」。在港島這個地區「出線」,當是家境充裕的中產吧?有甚麼別的事業不好奮鬥,偏偏要「從政」呢?

是為了「服務社會」,還是「造福人群」?還是他這個人,資質本來有點平庸,眼看對於香港許多平庸的小男人,「從政」而「參選」,是一條上位的捷徑,於是就把一隻腳,伸進一個中國的醬缸,準備往裏頭跳了?

這位年輕的「候選人」,笑容很純真,但他有沒有看到今天的「立法會」,那一干「政途」被封了頂、面容陰沉古肅、在蹩死之中互相嚙咬的中年男女?

大好青年,本來一臉的藍天白雲,想「從政」,不知有沒有看見立法會裏,不見天日,二十年來互為批鬥的一眾陰魂?

他們在年輕時,都以為「從政」是一種理想,都以為這條大路,會通向一個天國。虛耗了光陰,掉進了中國人政治的醬缸裏,他們在鬥爭中大志消磨,成為一眾載浮載沉的浮游生物。

但這不是他們的錯,他們只是天真,只是對中國歷史的愚矇。年輕人都有理想,像《色,戒》裏的易先生,他的案頭,放一張黃埔軍校時代的戎裝年輕照片,昔日照片中的易先生,英氣勃勃,開朗年輕,但坐在桌前的易先生,卻陰霾滿面,愁容不展。

我在汽車的倒後鏡,看到那位年輕人面向車塵,還在向我揮手,我想掉過頭去,取過他的單張,拍拍他的肩頭,勸他回家。但我沒有。擁有夢想,是年輕的專利,我不應該太過理性而冷酷的,何況他的笑容,是那麼純真。我一踏油門,汽車拐過一片山林,開進灰濛濛的暮色塵空。

陶傑

轉載 2︰扑架《這雙手雖手》

陳岳鵬(節錄)

就像有些娛樂界的新人,會無厘頭地被人稱讚「你真是天生吃這行飯的」,在我眼中,匯賢智庫的陳岳鵬(Ronald)也是天生吃政治這口飯的。

大約兩個月前開始,每天上下班時份,Ronald若沒事在身,準會帶上一個同事,還有三個「易拉架」(提示作選民登記/與葉劉淑儀的合照/「謝謝」),來到域多利道這個交通要塞,向每一架來往的汽車揮手、微笑、欠身……

……你不覺得面懵嗎?我又問。
他從小到大唸的都是名校(中學唸英華,大學畢業自美國的史丹福)、家裏自己做生意,環境不錯、從小得師長兄姐疼愛…他有大堆放不下面子的理由。
都有㗎。Ronald說。
他說剛開始的「一日半日」,的確感覺尷尬,可是,「當有人向我回禮時」,我就開始不面懵了!……

原文連結 http://wongleona.blogspot.com/2007/09/blog-post_11.html#links

伸延閱讀 1 - 五分鐘聽一席話: 從政如入娛樂圈 年輕人要面皮厚
伸延閱讀 2 - 這雙手雖然小: 陳岳鵬之二



2007年10月15日

欠稿債

1. 海耶克︰2萬 至 3萬字 (多謝高明輝及謝毅減少了我的負擔,以及天窗眾人的忍耐)
2. 社會企業可行性分析︰ 8千 至 1萬字
3. 亞洲移民政策分析︰幾千字英文 (多謝Angela及Peter的忍耐)
4. 中國經濟崩潰在何時︰6萬 至 8萬字 (多謝文化匯社Edmon的忍耐)

今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

得主是︰Leonid HurwiczEric MaskinRoger Myerson

他們的研究主題 Mechanism Design︰可以叫做「應用的搏弈論」嗎?

還未搞清楚葫蘆和藥的關係,要多點讀書了。

To I Don't Know & VC

謝謝兩位的留言和指正,雖然文章刊登的次數不夠孫柏文頻繁,仍希望你們會多多來這裡給我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