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22日

明光社之氾用公帑三步曲

潮片,不過具啟發性,講唔定《蘋果批》可以寫好多、好多篇。





2007年11月14日

給陳太的一封信

陳太︰

你好。冒昧給你寫這封公開信,希望你別介意。

看過你兩天前在論壇的表現,這些話也是我們代表了好些人的想法。當中,有支持你的,有未拿定主意的,也有些差點就要放棄今次投票權利的。畢竟,你今次出選,背負的不只是個人勝敗,還有香港人冀盼普選以及良好管治的心願。或許,趁選舉還未到高期,你可以借未來的幾天,反思由宣佈參選至今,有那些事,做對了;有那些事,偏離了你原來的想法;又或者,每天只忙在街頭派傳單,忘記了原來更重要的工作。

還記得你參選當日的點題說話嗎?你說︰「公務員要學習民主之道,而民主派的人就要學習良好管治之道。」我想,當今的政壇,你是惟一有資格講這句話的人。說公務員要學習民主之道,錯不了;但是真正教人覺得眼前一亮,就是你作為民主派的候選人,看透了民主派的困局。

真心希望香港在民主發展的人,自然會希望支持民主發展的群眾面擴大。民主派的問題,正是他們向來給人空有一般熱誠的印象,而他們在政策構思上也確實是幼嫩。民主派談到甚麼問題,總離不開草根、基層。就連曾蔭權在上次的特首選舉,也會說︰「無論有錢無錢、有權無權、有票無票、有勢無勢,都是我的老闆。不能叫香港陷入階級鬥爭,不能把香港分為有錢人與無錢的人。況且今天沒有錢的人,會成為日後有錢的人;今天沒有權的人,會成為明天有權的人。千祈不能分化,和諧的社會才是我們的發展目標。」

姑勿論你對這位前下屬有甚麼看法,他這句話確實引起不少香港人的共鳴。

爭取民主派以外的支持,不只是為了選舉這麼簡單。香港人明白到,無論是由絕大多數人鼓動出來的民粹政治,抑或是少數人壟斷下出現的專權,同樣危險。毫無疑問,在過去的好一段日子,香港的行政機關在運用權力方面有極良好的自我克制,所以不少沉默香港人,也就是這個原因,他們沒有出來爭取甚麼,除了89和03年,他們也沒有積極參與政治活動;不過,他們也是一直在默默地捍香港奮發上進的核心精神,在社會資本上絕對是極有實力的一群,這個香港民主運動的Blue Ocean,可是今後爭取民主的關鍵呢!

普選是民主政制中最重要的一環,相信今次港島區補選的所有候選人都不會反對。不過,要是有了普選,落實了真正的民主政制,那又如何呢?天下間,只有香港的政治可以長久地泥足深陷在有沒有普選的問題,但是放眼四方,選舉政治講的是如何執政。好了,民主派執政也好,現時的行政主導也好,就算是民建聯執政也好,它們的分別又在那?陳太,今次選舉正是向公眾展示為甚麼香港人要有選擇,環顧民主陣營,相信你也是唯一有能力去擔此重任。

陳太,暫且讓我假設你是他朝民主陣營的執政代表。請問要是加綜援、加生果金、加醫療開支、加教育開支、加、加、加、加、加,就解決得了問題,難道現在的特區政府不會去做嗎?良好的管治,不等同於漫無目的地增加開支,相信你也贊成吧!那麼,請問你又會如何提升香港的管治質素呢?究竟問題是出在花費不足?還是施政失效?還是政策本身出了問題,在良好的意願背後產生了大量惡果,但又沒有人鼓氣勇氣去承認往昔的錯誤?

香港人很現實,雖然會令部份理想主義者感到不安,甚至反感。可是,樂觀一點看,就是這種現實心態,讓人持平公道地看待問題︰要是大家都意識到,普選帶來的競爭可以提高管治質素;反對推行普選的不是瓜,就是政治上的既得利益者。然而,政治上的既得利益者,只會是少數人,對吧?既然如此,何不趁這次選舉,讓民主派在政策光譜上有更大的覆蓋面,也為香港人提供多些選擇?

2007年11月7日

Fuck the Fucking Fuckers!

Fuck! How can anyone be offended by such a versatile word?

2007年11月2日

SL Note 系列 之 明報變膠布 vol 1



明報11月2日社評
利用黑社會招徠踩界創意要不得

警方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昨日搜查連鎖家居用品店「住好D」5 間門巿及貨倉,檢走印有「拾肆K」徽章的88 件T 恤及大批明信片,8 男9 女涉嫌觸犯《社團條例》被拘捕。從遏止黑社會文化氾濫而言,警方這次做法,應予肯定和支持(SL Note:立論清晰,不似明報一貫作風,好野!)

「住好D」是一間潮流品牌店,以「締造優質生活,以原創品牌推廣香港文化」為宗旨,產品設計不乏大膽出位之作,過去曾以粵語粗口的英語諧音設計成T恤、散紙包、內褲等系列產品,雖然有一些人不以為然,但有創意,不少人認為無傷大雅,因此一時之間,在特定社群蔚為時尚。把粗口穿在身上,是個人品味問題,不存在是非對錯。但是今次「住好D」出事的T恤,卻是踩過了界,有踰越法律尺度之嫌。

這次警方檢走的T恤和明信片,都印有「拾肆K」的徽章。在香港,14K是一個黑社會幫會的名稱,乃是眾所周知的事。T恤的「拾肆K」徽章設計經傳媒報道後,引起了警方注意,昨日以懷疑觸犯《社團條例》,採取搜查和拘捕行動,相信(SL Note:「相信」?警方的行動背後動機是甚麼,由你來猜度?警方發言人說甚麼,明報不是一向慣了照單全收嗎?)警方認為T 恤和明信片印有「拾肆K」徽章,是三合會社團的徽章。

家長和學校以至政府,都深知黑社會所造成的壞影響,因而希望孩子遠離黑社會。假設「拾肆K」T 恤未踰越法律規定,可以堂而皇之售賣,成為特定社群的時尚潮流穿著,很大可能會(SL Note:「很大可能」這不是莫雖有是甚麼?」)出現另外一些黑社會幫會名稱的T恤,屆時大街小巷都有「黑社會」公然走來走去,這樣的場面,必然損害香港的聲譽和形象(SL Note:由小孩學生到國際形象,這種邏輯跳躍也真厲害!)

「住好D」作為潮流品牌效應,會誤導年輕人認為穿上「拾肆K」T恤有型有款,模糊了他們對黑社會的認知和價值觀,從而減低對黑社會禍害的警惕(SL Note:由前段的「很大可能」,變成了「會」;這個「會」可是在一定程度上建基在上段的「很大可能」。)。因此「住好D」這次踩界設計,客觀效果是在市民的生活層面,推廣黑社會文化(SL Note︰客觀是這樣解麼?沒有主觀的接受,又何來客觀的後果?是明報的主觀意願吧!)。設計者可能認為「拾肆K」只是借音「食字」(SL Note:設計是食字,明報社評人是心知肚明,
明報社評人反過來又大肆鞭撻,難道這就是明報的一貫作風?大家明白了為何他們屈李柱銘時可以如此肆無忌憚!),事實上,經傳媒報道後,警方昨日採取行動時,發現店方把一些紙製的金條放在T 恤附近,以顯示原意只是14K 金而已。這個調整會有什麼效用,留待法律斟酌,但是這個舉措,恰恰說明把「拾肆K」等同14K,也是順理成章的事。因為如果創作原意只是14K 金,T 恤上除了「拾肆K」以外, 「金」字也應該適當顯現出來,現在不見「金」字。因此「拾肆K金」為創作原意,應該是不成立的。

如果「住好D」辯稱並非推動黑社會文化,人們聯想過度而已,此說法只是把責任推給別人,也難以令人接受(SL Note:硬要說穿了這件低B衫就人人變成崇拜黑社會,也是明報社評人一廂情願的主觀看法;用上他們的詞彙,是「聯想過度」吧!)。不少人對「拾肆K」都認為是14K,把它與黑社會連在一起,出事T 恤的設計,明顯無杜絕人們作此聯想之意。因此我們認為「住好D」這次是「玩大D」,游走在法律邊緣而有過界之嫌。

政府和學校一直對學生灌輸遠離黑社會的信息,警方也致力打擊黑社會滲透中小學, 「住好D」這次明顯是利用黑社會名稱「拾肆K」招徠,與社會主流熱愛法治、遠離黑社會的精神背道而馳(SL Note:法治不是盲目順從letters of the law吧!劉進圖有沒有看過這篇社評呢?If laws seems not respectable, thus damages the rule of law, culprits are not the people, but lawmakers who treat legislation too lightly. And the tragedy is: Ming Pao often encourage this kind of ruthless behavior.)

香港需要創意創新,但是一些對社會起著負面影響的「創意」,例如這種對黑社會起著促進而非遏止的創意設計,應免則免(SL Note:「應免則免」跟文首的「警方這次做法,應予肯定和支持」又何止十萬八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