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31日

緣盡蘋果.再見蘋果批

今天在蘋果日報的《蘋果批》,應該是最後一篇。

根據維基百科,我在05年9月22日開始寫《經濟短評》;不久之後,《經濟短評》跟《蘋論》合二為一。

當時孤軍作戰的我,每天在挫報會之後,都會一個人到五樓餐廳,打電話給孫柏文,想想有甚麼可以寫。那時候,最頭痛的問題,是每天要寫甚麼。至於怎樣想問題和寫,基本上都沒有甚麼章法。最諷刺的是,這個階段的我,代表作應該是《給泛民主派補習博弈論》。我也很回味單人匹馬寫自由貿易的幾篇。那時候,我還有另一個筆名利世民,應該可以算是《金手指》和尹思哲的先頭步隊吧!

2006年初的一天,孫柏文到蘋果探我。不知道為甚麼,大家想到要用新的方法,只記得題目是輸入外勞。我們跟著CEI的《Field Guide》,一步一步推演,結論是反對輸入外勞害工人入錯行。寫完了那篇之後,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興奮中帶點害怕。那時候,我以為自己學會了獨步天下的的絕世武功,只怕左派也學會這種功夫。當然,今天回想起來,這些溝通的技倆,只不過是最基礎的入門功;左派更加是舉手投足之間也如此這般發揮著同理心。

說到底,那只不過是對任何問題,都追溯兩個問題︰(1) 對手提出的所謂方法,歸根究底要解決甚麼問題?(2) 那些問題代表了甚麼價值觀?

經過一天又一天的鍛鍊,這些溝通技巧也融入了自己的思考方式之中。這是我在《蘋果的日子學到了第一種技能。

又根據維基百科,《蘋果》這個欄在06年2月20日開始。起初,孫柏文和我打對面坐。孫柏文每天都有很大的一篇《金手指》,我也有個《利字當頭》。後來有何民傑的加入,分擔了部份工作。那時候,我們雖然忙,但也很快慰。

我也記不起為甚麼《蘋果》中間有一張相,大概是我們要學《經濟學人》吧!不過黎智英說太過意識流,之後我們便加插奇怪的漫畫。只記得,每天想漫畫也很費周章。

當時,孫柏文、何民傑和我,每天都要各自提出想寫的題目,辯論過後,由一個人執筆。再過不久,何民傑得罪了職訓局。

那時候,我和孫柏文也加入了財經版。記得有一次,我們跟財經版的記者和編輯開會,情形氣氛跟王維基和張永霖向亞視訓話一樣。之後,我們開始了蘋果財經一周,那時候我們通宵好幾晚工作,我最懷念的仍然是《股市偷聽隊》,而最自豪的就是全香港第一份踢爆兩房以及精電。

慢慢我們越來越多人。宋漢生在甚麼時候加入呢?記不清楚了。我記得大概在05年底世貿大會時,見過高明輝的投稿,不過他後來才加入。黃建明又是怎樣認識呢?也記不清楚了。只記得黃牛和謝毅是宋漢生發掘出來的。

又後來,多了尹思哲。再過不久,我們又佔領了論壇版,我撤出了財經,孫柏文跟尹思哲留守財經。

我接手的第一天,正好是特首選舉,交章一左一右,梁家傑對曾蔭權。那一仗,阿康的確功不可沒。

論壇版的日子很瘋狂。我們幾乎甚麼可以做的事都試過,許家驊、許寶強、張超雄、強積金……算是蘋果的文化大革命吧!從此以後,蘋果也只有探針,沒有論壇。我也很懷念《街坊Hi你》和《政壇講股佬》。

再過不久,高明輝畢業,全職加入。2007年12月,陳方對葉劉,我算是立了功,但又闖了禍。又再過不久,我退到百樂門,楊卓華加入。

2008年,我基本上沒有寫文章,只不過間中客串《利字當頭》。孫柏文笑說我的筆已經生銹。

其實,我早已緣盡蘋果

最後,我要謝謝各位前蘋辨成員。

- 孫柏文的破格,啟發了我,可是我自己卻破不了格。孫柏文的廣博和冷知識,大大擴闊了我的視野。

- 何民傑解剖官僚,也成為《蘋果》的Signature。改革公共房屋的想法,也是最先由何民傑提出。

- 宋漢生為人蕭酒不在話下,行文風格自成一家,我很想模仿,曾經試過,但失敗了。當然,更重要的是,他搞anobii的成功,促使了我也去搞homebloc。分別是我拿黎智英的錢去搞,就是沒有宋漢生那份豪邁。

- 楊卓華的內斂,改變了我的政治觀。

- 高明輝在我最沒有心情搞《蘋果》的日子,硬撐下去,我再說一萬句感激也不夠。

- 謝毅寫的《蘋果》數目雖說不多,但給人的印象卻很深。跟謝毅合作《向左走向右走》,我從他對奧國學派和近代歷史的學問獲益不淺。

還有︰

- 我從發叔體會到甚麼是Decency。
- 沒有單仁每天的政壇消息,我不可能了解香港的脈絡。
- 尹思哲將Web 2.0帶入我的生命。
- 凌尉雲在07年出來參選,讓不少人精神為之一振。我們沒有公開支持你,我非常過意不去。
- 王弼的默默耕耘令我很感動。
- 其他朋友︰黃牛二號、林源三、藍天蔚、袁彌明、Henry和黃建明,也讓我再次感謝你們的支持和幫忙。

2008年12月11日

2008年12月5日

是DVB-H嗎?

王維基入主亞視,很多人都O了

畢竟,他是慣了以小勝大,出奇招制勝的人,大家不O嘴,才有點不給面子。

記得,第一個跟我談及DVB-H的人,就是王維基,當時他已經表示,對這個Paradigm Shift有點興趣。

07年政府諮詢,沒有幾個人回應。08年第二輪諮詢,多了幾份,但大都Rent-Seekers的回應。電訊廣播業就是這樣,利益都是明目張膽。

其實,今年推出了數碼地面電視廣播(DTT),Mobile TV,也就是DVB-H還會遠嗎?

到了09/10,有兩條適合DVB-H的UHF會被開放。問題是,應該給予TVB和ATV,還是公開競投呢?

要是王維基的如意算盤是Mobile TV的市場,未來的政策遊說可不簡單。

再者,Mobile TV的觀眾習慣會跟傳統的電視很不一樣。張永霖說不會和TVB搶客,可能是事實。畢竟,家中的電視機和那張沙發的主權,反正不少都已經丟空多時,要不要也罷。大家要的,是眾人口袋中的手機屏幕。

將來的節目設計,要非常的不一樣。老實說,現在沒有人有答案。當然,我們的主席,也有他的想法;可惜,沒有人做得出來。我可以大膽說,現在大家看到的甚麼動甚麼,不是他老人家心目的結果。

究竟,大眾媒體以後的路會怎樣呢?我不知。但有一點我幾乎百分百肯定,有能力做內容的人,像孫柏文,非常可能是金融海嘯的奇葩;另外,搞政策遊說的公關,也不愁沒有工作。

Youtube上看到一段好厲害的片

Youtube上看到一段好厲害的片

2008年12月2日

曼谷馬後炮

想不到,泰國的示威,動搖了香港的政治 - 這是孫柏文說的。

包機不包機的問題,最後才分析;反正,這個問題已經廣泛討論,放在前頭,只會趕客。所以,我還是想從危機管理及官僚的慣性去分析這次的混亂。

* * * * * * * * * * * * * *

先來個再大膽一點的假想,如果我是保安局的負責人,會如何處理這件事。

1. 機場被示威者封閉之後,也就是十一月二十五日,盡快宣佈︰

在泰國的香港市民,為保自身安全,應留在酒店或民居;如有緊急需要,請致電香港入境事務處『協助在外香港居民小組』的二十四小時求助熱線(852)1868;或與我國駐泰國大使館聯絡,電話(66)818214771或(66)819840658。

香港政府現正與與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及中國駐泰國大使館,保持緊密聯繫,密切注視當地最新發展。若香港市民知悉親友現時身在泰國,請向他們轉達這個訊息。」

事實上,當時特區政府的公布,也大同小異;其中差異,在於提醒市民「為保自身安全,應留在酒店或民居」。任何安排也需要時間安排,但站在當事人的主觀角度想,在危急的時候,他們實在需要一個簡單的指引。官方的行文是︰

「身在泰國的人士,則應注意人身安全,避開示威及群眾聚集的地方。」

「不要做甚麼」和「應該做甚麼」,在溝通上,最大的分別是前者令人無所適從,後者簡單也容易跟從。在危急的時候,人就更加需要明確的指示。「避開示威及群眾聚集的地方」那麼在泰港人要立刻回港嗎?還是甚麼?這種說了等於沒說的話,是三流的文宣。

從政府自九月二日起發出的旅遊忠告看來,當日負責的官員,是因循地將舊的材料重申一次。究竟這是出於懶惰還是行政上的官僚障礙,就只有當事的公務只才知道了。

2. 當然,公布「請現時身在泰國的香港人留在酒店和民居」以及「請香港人向身在泰國的親友轉達訊息」之後,下一步,就是要了解情況。我說的了解情況,是了解究竟有多少香港人滯留在泰國,有多少人需要金錢或醫療等支援。

任何危機處理管理,最重要的一環,就是掌握重關鍵情報。箇中最大挑戰,就是有部份香港人,可能是從澳門、深圳等甚至其他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發,所以,香港特區政府絕不可能單以香港機場的離港數據估計在泰港人數目;而且,就算要估計,也要作出最極端的打算,更應該用盡一切渠道去收集有關情報。

有人投訴,香港特區政府的1868熱線打不通,那是罪無可恕。增加熱線的容量,技術上絕對可行,而且在這種情況下,也應該自動自覺。不過,負責這個環節的是資訊科技辦公室,主事危機處理的保安局,有責任去作出相應的要求。

身在泰國的香港人,基本上就只有這個正式渠道。事實上,香港特區政府更應該立刻聯絡泰國各大港人熱門酒店,請他們在大堂當眼處張貼出聯絡1868的方法,甚至容許市民在酒店以接聽人付款的方法致電1868。這些安排,應該可以在機場被示威者封鎖之後四小時完成,做不到的,不合格。

3. 掌握了香港人的情報,香港特區政府要按緩急先後,處理滯留泰國港人的即時需要

(a) 有健康考慮的港人,立即安排就地處理。泰國的醫療服務不差,身體太差的也不大可能外出旅行,所以,大多數的問題應該是藥物不足等小事,絕對可以處理得來。要是真的有個別極度嚴重的個案,出動包機也不失為過。再貼身一點,甚至可以考慮聯絡一家泰國的私人醫院,特區政府付鈔,相信,這個安排會為人接受。

(b) 有即時現金需要的港人,可以透過中國領事館提供協助。這是既有的運作,實在不難處理。

(c) 就算不包機,也應該和航空公司協商,透過1868作為單一溝通對口,安排有步驟地讓滯留港人回港。觀乎那幾天的泰國局勢,滯留泰國的港人事實上沒有即時的人身安全問題。反而,當時滯留的香港人,關心的是要究竟時日有多長,而不是擔心會客死異鄉。

滯留泰國的港人,只要有個概括的答案,例如︰陳大文先生原本的回程是十一月三十日,現在要延後最少三天,個案號碼是xxxxxxx。十二月二日後,他可以致電查詢1868,並提供個案號碼,由官方統一安排機位。」

這種分流,香港人應該會守規矩的。遲點回香港可以接受,但最重要是,盡快有個答案。

事實上,香港特區政府的保安局不是沒有做事,只不過溝通真的有問題,他們在公布也說︰

「……特區政府並正與有關航空公司商討,由航空公司安排特別航班接載滯留在當地的港人盡快回港。如有進一步消息,我們會盡快公佈。」

由此可見,香港特區政府保安局的錯,在於沒有主動掌握情報,也沒有嘗試扮演情報中心的角色,更沒有從中擔當安排機位的協調,其實保安局可以。而且,從返港旅客的描述,國泰和港龍在當地的辦事處一樣是胡里胡塗,所以,統籌情報的工作,政府實在可以做得更好。

4. 之後的工作,就是不斷和多方保持聯絡︰滯留泰國的香港人、旅遊業、泰國的酒店、國泰、港龍及其他有航班至泰國的航空公司等。尤其是安排機位的工作,香港特區政府更加是有能力去掌握最多、最新的消息。

5. 繼續在各酒店的大堂要求貼出有關機位安排的資訊,以及提供1868這個渠道。

6. 當航空公司的應變安排好,就讓滯留泰國的香港人知道自己大概甚麼時候可以返港。不過,重點訊息仍然是︰「請現時身在泰國的香港人,留在酒店和民居」,續後的一句是︰「直到返港機位得到確認,才作出前往機場的安排。」

* * * * * * * * * * * * * *

好了,又到評論的部份。

事實上,政府經歷過沙士,為甚麼危機應變的能力還是這麼爛?

先說保安局。李少光在日韓出差,不是放假,處理不了這件事,說不通。再講,堂堂一名政治問責官員,又那裡來的「假期」。抱持打工仔的心態,不適合當問責官,還是要他做回常秘好了。至於那位常秘,也是見不得大場面,難道政府真的無人可用?常秘有責任向保安局局長匯報,就算是兼職署任的那一位林瑞麟,也有責任,不可以說是署任便甚麼都不上身。政治問責的意思就是︰這群人共同承擔了特區行政主導制的施政認受性。事實上,當時身在日韓的李少光,還有空閒發出甚麼反恐的新聞稿,說不在港便處理不了這次危機,說不通。

責任更大的是唐英年。他身為政務司司長,早就要主動要求情報。要是他提出要求情報,保安局便會行動,問題也早就開始處理。現在,保安局的秘書長,說保安局局長不在;保安局局長,又抵賴署理的林瑞麟;署理的林瑞麟,又宣稱無權。好了,最終要為這種局面問責的就是唐英年。

唐英年失職,又是曾蔭權的管治失效。

所以,政務司司長唐英年,保安局局長李少光及保安局常秘張琼瑤,失職;曾蔭權,雖要檢討。

* * * * * * * * * * * * * *

好,到包機不包機的問題。

其實,美國政府也沒有派第七艦隊去救身在泰國的美國人,英國政府也沒有包機,這兩個大國的國民似乎沒有大太的怨憤。

不過,公道說,法國、西班牙和澳洲都有包機去「拯救」在泰國的法國、西班牙及澳洲遊客;當然,中國大陸和澳門特別行政區,也有派包機,也就是大陸和澳門的包機,令人覺得曾蔭權政府特別丟架。

不少人在電視上,看到澳門市民從包機下來,神情亢奮地說︰「我地澳門政府……非常之好,絕對好過你地香港,係唔係?係!你地香港宜家連機都未有去接你地市民返黎……」我大膽說一句,曾蔭權的民望就這樣下挫好幾個百分點。

處理問題的手段有很多種,可是原則永遠都只有一個。不包機,不代表香港特區政府沒有盡職,大前提是手持香港特區護照的人,其人身性命財產,究竟是否受到即時、明顯的威脅。

當時滯留泰國的香港人,的確沒有即時、明顯的人身性命財產威脅。可是,觀乎香港特區政府的行徑,連原則也搞不清,那絕對不算甚麼強政勵治。如果香港特區政府的原則是處理問題,那根本不會被公眾輿論逼進死角,這是曾蔭權要反思的問題。

另,有說只不包機的結果,航空公司只會先處理自己的客戶,然後才照顧港人利益。這是非常低層次的講法。如果是千鈞一髮的危機,這或許說得通。問題是,香港特區政府是否有責任,確保所有外遊的港人,就算沒有即時生命危險,都可以如期回港?事實上,航空公司的專機,當中也處理了不少香港人。退一萬步說,由政府包機,也不是人人可以即時回港。最終總有人要滯留時間長一點,有些人可以快一點回港,甚至乎有理由相信,有些本來是航空公司客戶的香港人,會因為政府的包機,反而要滯留多一兩天,最終,也不一定會令情況更好。

結論︰政府的錯,不在包機不包機。高效施政是香港一直以來的核心價值。高效,不是高效率。高效率做傻事,是低效。不過,低效率做任何事,也一定是低效。曾蔭權,你明唔明?

2008年12月1日

高明輝胡說八道

五師兄批高明輝的寫的一篇《蘋果批》(教育不是商品)︰

1 引用的事例跟立場,沒有相關,或者關連薄弱;
2 推論出立場時,未有留意邏輯的貫徹和一致性;
3 引用某些專有名詞,未有在文中先為它下定義,也有概念轉移,加插自己假設屬性之嫌
4 藏有「隱藏的動機」

故此,五師兄指,《蘋果批》是報章質素參差的代表,所以「大家不要引用報紙作為參考文獻」。

後來,高明輝和尹思哲回應,簡而言之,就是點出《蘋果批》向來都沒有自我定位成為學生寫作論文時恰當的參考資料。

之後,五師兄另撰回覆,指「……只是想 comment 你的立論過程和思考方法(何以可以用你所提出的論點和例子推論出小班教學有問題)。這些思考方法是正常人都應有的,不用分論文還是漫畫還是一般人的正常思考過程。」

五師兄也指出︰「如果你真的想做一個公開論壇,就應該有做一個公開論壇的態度和氣量。」換句話說,就是大家拿出道理來,不要為了辯論,輸了品格。

另,五師兄也在留言部份中表明︰「當然,在純評蘋果批邏輯之同時,我也要坦白承認我心底裡也真的對於蘋果批抗拒「小班教學」(並將其說成是害人不淺的政治動作)有點不滿。作為一個爸爸和一個老師,我絕對覺得「小班教學」是對學習有利。如果因而衍生出問題的話,要怪就應要怪 execution 上或政府撥款/大方向上的問題,而不是去質疑「小班教學」政策這個理念的問題。不要鬧政客們用「小班教學」政策當是政治籌碼,而是要鬧為甚麼他們推行得不夠盡,將這政策真正切實執行!」

雙方的論點和立場,我嘗試用平常心去歸納,如有任何遺漏,絕無偏私之用心,只是小弟功夫未到家矣,還望見諒。

如果大家都認為以上的總結合乎事實,以下是小弟作為《蘋果批》前期的參與者的一些回應。

1 我們必須承認,這篇《蘋果批》的核心訊息︰「教育不是商品」,表達得不夠清晰。

2 《蘋果批》引的三宗實例,其共通之處,就是家長在這個派位制度之下,改變了本身的行為,例如加入宗教組織、拉攏關係、搬進優質樓網區域、借信箱、放棄入讀私立小學等,目的是爭取派位制度之下,最有利的結果。也就是說,要是制度的規則改變,家長的行為也會因而改變。套用張五常式的語法,那就是「條件下的利益極大化」。

先旨聲明,在此我並未有說以上種種行為有甚麼對與錯,那些都是大家認知的事例。原則上,《蘋果批》所提出可以推翻被的命題︰「這個派位制度之下,改變了本身的行為」,要是有人不認同《蘋果批》的朋友,大可以實例來推翻此命題;也就是說︰「家長的行動,獨立於這個派位制度的設定」。

3 接下來,就是《蘋果批》應有的推論︰

(a)引用的三宗實例,都反映了家長在若干程度上,對改變了的行為,感到一定的不安或反感。
(b)更甚的問題是,有些家長,根本沒有能力去作出改變以遷就制度。
(c)又或者,有些家長,就算作出了相應的行為改變,仍然對子女的入學,感到憂心。

4 所以《蘋果批》說「教育不是商品」。因為正常情況下,消費者面對的商品市場,要是供應可以自由調節,理應不會出現這種「優質教學」嚴重的供不應求。

5 面對「優質教學」的供不應求,仍然有政客提出「一刀切」的「小班教學」,那絕對不是市場現象,所以我們便大膽提出︰「教育是政治」。

當然,原則上要反對我們的立論,可以提出「名校」不等於「優質教學」,也可以在「優質教學」的定義上,方點功夫來辯論。本來,我們以為這才是辯論的核心。

無錯,《蘋果批》將「優質教學」等同於「有更多家長希望子女接受的教學」。我個人的經驗是,反對這個命題的的人,通常以「教育不是商品」作為理由,所以,《蘋果批》當天的標題,本身就是一種對現象的控訴,也是修詞的手法。

另外,高明輝的行文用語,不知道在那一點令五師兄認為《蘋果批》全面否定「小班教學」?

用上「如果教學是商品」的命題,「小班教學」抑或「大班教學」,根本不是問題,問題在於誰去決定。要是辨學團體是在政策誘因之下而走「小班教學」之路,那就絕對有值得辯論之處;要是辨學團體認為,所管理的學校在某一特定的規模運作最有效,那就由辨學團體去決定吧!家長喜歡「小班教學」抑或「大班教學」,也是個人的決定,不是政策的問題。

事實上,如果教育是商品的話,我們絕對有理由相信,小班教學才是主流。至於,如何令到人人都可以接受到基本的教育,那是另一個辯論,當然,我們也有一套想法。

香港教育政策,核心價值是甚麼,也是值得辯論的問題。究竟是讓所有人,不論天賦,都平等地獲得同樣的教育?還是因才施教?究竟誰去決定教育的內容和方針?決定我們子女的教育質量和內容,官僚是否最合適的人選?家長可以對教育有多大的影響?這些問題,我們都有立場,也值得大家辯論。

偏偏,整個宏觀辯論當中,高明輝的表達能力,卻是最不重要的一環。

就讓我們假設,高明輝胡說八道,語意不清,但那仍然不代表他「鬧政客們用『小班教學』政策當是政治籌碼」是錯誤的命題吧!

五師兄,你贊成嗎?

2008年11月13日

百看不厭

真想和他同場辯論

Part 1


Part2

十個防火的少年

以下,只不過是寓言故事一則。

從前,不是家家戶戶都有照明,負擔得起的資本家,大宅裡會點油燈,而取曖,則燒煤。窮等人家,有些在入黑後,甚麼都不幹,早早上床,待明天早早幹活。有些中產小農,會點蠟燭,不過,蠟燭的明火很易被風息滅。

賣油燈的商人,看到了這個現實,也相信中產總有一天會提升生活質素,所以,他們想出了一個宣傳的方法。

油燈商人成立了一個基金,鼓勵人到四周推廣用火的好處。一群年輕人,當中有建屋工,有學生,有賣火柴的小販,組織了防火小隊,挨家挨戶去了,當然,油燈商也會請他們順道推介油燈的好處。

防火小隊的用心很簡單,他們希望大家用火,但也叫人明白火的可怕,更要是油燈也會引起火災。油燈商人知道了很不高興,防火小隊的撥款也時有時無。

另一邊廂,大學裡的高級知識份子,看到了這種宣傳手法很不快慰,總覺得教人怎樣生活,是高級知識份子的特權,也認為油燈商要是真的對社會有貢獻,本來就應該把油燈無條件送出去,至少,也應該以平價賣給窮人。

不過,這群高級知識份子,也想拿油燈基金的錢,只不過,他們又不想自己沾上銅臭。大學的官僚可沒有這自嗚清高,上門拿了錢,在大學搞個甚麼「光明研究所」。

光明研究所裡的學究,也算感恩,研究了光對人民生活的好處,不過,其他得不到好處的高級知識份子,又說商人的銅臭害了學術的清高,擾擾攘攘,好不熱鬧。

此時此刻,又有群為民請命的政客,拿著到光明研究所的研究國會去遊說,要求向有錢人抽油燈稅,用來補貼窮人家庭。油燈商人高興,就連街坊保長也得到越來越多的撥款,他們的口號是︰「家家有光是基本人權。」

如是者,貧民區內每家每戶都有油燈,晚上的貧民區,燈火通明。高級知識份子當中,又有人看不過眼,說這是破壞了晚上的寧靜,甚至創造了個新詞彙︰光污染。

殊不知,光污染只不過是小事。

有一天,終於有一家人,打翻了油燈,在擠迫的貧民區,火勢一發不可收拾。

防火小隊在火場旁,去了解火災發生的過程,更有防火小隊的成員拿起畫筆,希望將火災的景象記下來,日後用來警醒人民防火的重要。防火小隊成員雖然心中也焦急,但愛莫能助。當然,也有防火小隊成員嘗試想辦法,去阻止火勢蔓延,只可惜,他們不是上帝,沒有辦法創造一場人工雨。其實,防火小隊老早就警告過,貧民區的火災風險很高,貧民區用蠟燭就好了,不應用津貼來鼓勵油燈的銷售,可是惹來誹議,說防火小隊歧視窮人。

高級知識份子也到場,遇上防火小組的人,冷冷的說一句︰「你們說用火沒有問題,看,都是火惹的禍!現在是時候反思火的問題。」

此時此刻,街坊保長也出現了,又對防火小隊說︰「現在是大火啊!救人要緊,你們在談甚麼防火?」

就在這個時候,有位見義勇為的父親,縱身衝入火場,拖出了一具又一具燒焦的屍體。防火小隊勸他不要冒險,反而被周圍的人說是冷血。最終,這位父親也燒得遍體鱗傷,大家都說他是英雄,高級知識份子念了一首傷感的詩。

大火過後,高級知識份子撰文,說防火小隊宣傳用火的好處,是魔鬼的使者,油燈商更是魔鬼的真身。為民請命的政客,也大肆鞭撻油燈商,說要調查商人有沒有促意隱瞞油燈的存在火災風險,更要立例監管油燈。

防火小隊呢?據說,有些防火小隊的成員火灰意冷,繼續幹自己的活;其他的,沒有人知道他們的下落。

2008年11月12日

無恥.無知

民建聯支持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成立小組,進行公審。

民建聯見風駛舵的技倆,沒有甚麼可以再教人出奇的地方。好聽,就叫順勢而行,難聽,就是機會主義。

之前,民建聯說不支持,是因為「怕」立法會的公審,會阻延了迷你債及票據投資者的索償。現今索償者都不介意,民建聯的藉口沒有了基礎,半推半就,反手投支持票,其實也沒甚麼大不了。天塌下來,有功能組別的去當替死鬼,民建聯永遠都佔最大的便宜。

所以,民建聯就算是直選中的票王,也得被人指著鼻子罵,令投票給他們的人也抬不起頭。正面看,這班人也知恥,所以罵不還口。

*   **   **   **   *

打了民建聯五十大板,到泛民。

泛民要公審,不過連審甚麼都搞不清楚,就好像文化大革命,總之要找些銀行家、官員和階級敵人鬥,鬥個不亦樂乎。

泛民是左,不打緊,反正我又不是今天才認識這群政客。不過,以前總相信,他們再左,也不會愚蠢至破壞法治和司法獨立。原來,左就是左,他們可以因為達到目標而不擇手段。

三權分立之下,立法機關是透過立法和審批財政預算來來規範政府。原則上,立法機關最具民意基礎,所以它也是政治意式形態的結算場所。

但話雖如此,這並不代表立法機關有無上權威,想做甚麼便做甚麼,否則,三權分立的意義也不存在。

審訊,是司法的事。

面對現實,不得不承認,司法程序中總有人情性格,有政治考慮,有失誤。原則上,司法程序中的繁文縟節,都是為了避免出現以上所指的種種干擾。當然,司法機關也有民意成份,也是這個原因,旁審團判案時的考慮永遠都有明確仔細的指引。

總之,司法不是感情用事。

立法會的公審,絕對不可以取代司法程序。當然,司法程序也取代不了立法會的公審。可是,主張公審的人,似乎搞不清兩者的分別,他們只會民粹地說︰「討回公道」。

公道怎樣才算討回了?拿了錢算不算公道?六成?七成?十足連本帶利?那不是公道,那是利益分配。揭開銀行家剝削欺詐的一面?真相和公道又似乎關係密切些,但始終不是同一回事。

司法程序的公道,在於大家對結果都要心服口服;立法會的公審,達不到這個目的。

我不是說立法會公審沒有意義。

本來,立法會的公審,目標對象,應該以行政機關為主。金管局和證監有否失職?財金官員有誰要負上政治責任?這些問題,法官不會也不應過問。畢竟,每件索償各有前因,法官又豈能每每政治論述上綱上線?如果泛民對成立小組,目的明確是查金管局和證監,甚至現任前任財金官員,這件事值得支持。

不過,撫心自問,泛民有否如此清晰地了解自己的身份功能?

毫無疑問,立法會的確可以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成立小組,進行公審。基本法第73條也寫明了,立法會喜歡查甚麼便查甚麼。而且,在其他健全的民主社會,立法機關公開聽證,找出一個理論上的所以然,再訂出立法方案,嘗試糾正問題,要再出事,回到起點,再聽證……

香港的立法會,被閹割了,故事沒有了後半部,怪不得泛民搞了這麼久,仍然不知道結局是甚麼。

可是,連查甚麼都未想清,便先要有權。也許,泛民比官僚更抵擋不了權力的誘惑。

*   **   **   **   *

最後,要批的是所謂商界。如果泛民和民建聯是各打五十大板,所謂商界的罪孽則更深。

首先,李國寶的那封信,寫得很爛。令人覺得香港商界真的很不濟。

再者,過去十年八載,所謂商界,尤其是銀行,沒有準備面對政治社會,反而在不著癢處,貼一塊CSR的膏藥。所謂商界以為,跟左派同一鼻孔呼吸,便可收買人心。

對不起,人家要搞的階級革命,又怎會被粉飾太平的CSR瞞過?只不過,在人民專政未成之前,討生活罷了。所謂商界是太天真,太傻。事到如今,整個所謂商界處於捱打,就連自由派和保守主義也被牽連,很無辜。

無論如何,《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的濫用,最終只會令香港的司法獨立被受威脅,而立法會中又以親北京陣營最為強大和有紀律。今次的先例,說不定為了親北京陣營開了個缺口。

泛民真的蠢得可以。

*   **   **   **   *

歸根究底,還是一眾政客和雷曼相關產品投資者,都不想上法庭,希望在法庭以外解決,又或者,透過行政機關的壓力,來逼使銀行將蝕本貨收回。原因又是甚麼?消委會和政府不是願意支援訴訟嗎?

還是他們心知官司的勝算低?

雷曼相關產品投資者已經成為了一群著了政治魔的盲流。他們當中或許有不少可憐可憫的真人真事,但我不可以因此支持他們的手段。

或者有人認為,對付不公義的社會,就要不擇手段。

事實剛剛相反,就是因為社會不公義,我們更加要認清行事的原則基礎,方能撥亂反正。

2008年11月6日

奧巴馬贏 卻沒有人輸

奧巴馬的勝利,令不少人喝采。印象中,這些人從來沒有欣賞過美國精神;他們眼中的美國,是帝國,是單邊主義,是資本主義。

如果奧巴馬可以令他們對美國改觀,或許,這一切都值得。

奧巴馬是美國夢的主角。今次美國總統選舉最值得我們反思,不是甚麼保守主義的衰亡。說出這種話的人,我只會怪他不明白保守價值的底蘊。

畢竟,自由社會就是沒有甚麼人必然要執政,否則,那就不是自由社會。在選舉中落敗,不是世界末日。我們要明白,保守核心就是反映社會制度存在的既定事實。有需要的時候,人民自然會作出選擇。邱吉爾、列根、戴卓爾夫人,都是在人民需要他們的時候,就有發揮領導才華的機會。這就是謙卑。

麥凱恩的聲明,遣詞精美,當中的風度和內歛,或令不少沒有投票的保守主義者,感到後悔;麥凱恩流露出的愛國情操,叫我們這些背負五千年包袱的人汗顏。麥凱恩在承認落敗的一刻,充分體現了保守主義的神緒。他輸了選舉,卻贏了風度。

美國的確是與別不同的一個國家。如果我有一本美國護照,就算多納一點稅也是值得。至少,在這個國家,我想我會投票。而且,每次選舉,也彰顯了這個國家的過人之處。比起那俗不可耐的百年盛世奧運,美國四年一次的選舉才是文明的印證。

話雖如此,我也得為自己身為香港人而感恩。世間唯一可以跟美國夢、美國精神相提並論的,就是獅子山下的香港故事。

當電視台膚淺地重覆地揭著黑人白人種族瘡疤,桌上的《壹周刊》封面,是馬榮成現金買倚巒的新聞。香港就是這麼一個可以讓童話故事發生的地方。金融海嘯打不死香港的根柢,美國精神也不是一朝一夕發展出來。

過去幾個星期,資本主義被公審,也有人說奧巴馬帶來的改變就是要徹底清除「新保守」的勢力。

社會主義者自上世紀九十年代至今,一直失落無依,也許因此令他們以為,人人都要像他們般,要改頭換面才見得人。

「新保守」?「新自由」?對不起,新不如舊。我是自由派,古典自由派,更是傳統保守,一脈相承自人類文明之始。

或許他們從來都不明白保守價值是甚麼,姑且用早前隨手寫下的一段,讓他們自己去領悟。

香港核心精神
「守規矩,有原則,但又唔會一成不變。」
「有食唔食,罪大惡極,但又唔想畀人佔便宜,亦唔會好意思去佔人便宜。」
「唔偷、唔搶、唔呃。」
「尊敬好人,器重叻人。」
「努力唔係大晒,但唔努力就唔抵可憐。」
「願賭服輸係上等人,輸打贏要就唔要得。」

不明白的話,再加幾句︰

「可以靠自己,就無謂欠人家的惰。」
「幫得人就幫,不過無話老奉。」
「做人有成就,亦要有家教,有品。」
「有骨氣,都唔一定要成日發脾氣,可以隨便做場戲,或者和和氣氣。」(這一句,為自己度身訂做)

天佑我們。天佑香港。

Yes, we can!

2008年10月28日

Confession & Reflection

In the past few months, I have been thinking about what I should accomplish in the coming year. This is my routine and usually it is done inside my head.

But what happened recently struck me as a thunder from above. I overlooked a lot of things.

I must confess that in our little domain where it is free from political correctness, I often behave excessively egoistic. It is not rare for our language to be abrasive and acrimonious. I forget that we must face the wider public and particularly the silent majority who cherish decency.

An integral person must be able to speak the same thing behind the door as in front of the mass. For a while I had fun with like-minded fellows in an email group and often I went so far in a manner that is nearly antisocial. The contempt of others is a threat to respect, hence freedom. With hindsight the behavior was also childish and ignorant.

If I must debate, I will debate openly. If I must write, I shall write publicly.

2008年10月21日

John Stossel PIC Guide to Politics






W proves that USA is the Greatest Country in the World










Think about this - do you dare to film something like this about the President of the PRC Mr Hu? I even have a name for it - Who's Hu? Certainly, Oliver Stone enjoys the freedom but does not understand why.

Try Your Breast


12-Year-Old Boy Scouts Volunteer To Give Women Breast Exams

HK legislator asking for help from the boy scouts above...

2008年8月15日

保守價值.假唱.移民

已經有好一段日子沒有寫,最主要的原因是懶,再其次一點是因為Vista的中文輸入法用起來很不順手,第三是覺得自己沒有突破。尤其在處理意識形態及價值觀的問題上,過去的一年多自己不斷反思,更覺得需要些時間去沉澱。

話說回頭,就算極度不情願,也得寫下這一篇。京奧開幕造假,在我們的圈子中,出現了前所未見的辯論。我總覺得,是時候將自己對保守價值的核心講清楚。

* * * * *

一切,都是由這一句開始︰Those who believe in nothing will believe anything.

信仰的核心,就是讓我們明白人的限制,明白人要謙卑。我們不是神,人就算有智慧,仍然會犯錯。面對自己無知的事情,謙卑會為我們帶來安寧。佛家說無明是貪、瞋、癡、慢、疑,也是殊途同歸。換一種看法,就像Karl Popper所提出,我們沒有可能知道甚麼是至真。當然,在緣起緣滅的千絲萬縷當中,要知道甚麼是至善更是沒有可能。至美更加只是一種只概念上存在的狀態。從此推演,就算宇宙有至真至善至美,也只有神才可以達到這種境界。凡夫俗子,要是虛妄地以為自己是至真至善至美,最終只會落空;要是以佛家的觀點,無明更是萬般痛苦的根源。

偏解信仰意義的人,容易就此跳到結論,將宗教等同厭世消極。可是,真正了解信仰,尤其是有系統的信仰文化的人,均會認同,信仰大多鼓勵人積極面對人生,而不是逃避放棄。那麼,作為一個人既不可以至真至善至美,基本的價值又是甚麼?

人雖然不可能達到至真至善至美,但不代表人不能以至真至善至美作目標。要是能夠以這種原則做人,幾可稱為完人君子。然而,要六億神州盡舜堯,又何嘗不是一種至真至善至美的虛妄?

從來,修為只是個人的事,也就是律己以嚴的道理。畢竟,無論放諸古今中外,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的黃金法則,總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所以,作為社會道德的底線,既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都有極崇高品格,文明社會的規範,便建立於不作假、不作惡、不作醜。保守主義的核心價值,就是一方面維繫著這條底線︰不會明知是假的都當真,不會做明知會傷害別人的事,不會做明知是醜陋的行動和物品。另一方面,保守主義者也會以謙卑的心去看事情,不會虛妄的要將凡塵俗世改造成天堂。在政策層面的體現,保守主義者明白市場秩序不可隨便干預,但同時又尊崇自然法(Natural Law)和家庭倫常的關係,就是建立在這兩大原則之上。保守價值還有一個關鍵,就是承認並接受,凡是存在於世的事物,總有其原因,就算要去改變現狀,也必須從現實出發,而非妙想天開。

* * * * *

說了這麼一大篇,終於要進入正題。

事緣京奧開幕式「假唱」事件曝光,我們有人替林妙可和楊沛宜不值,也有人認為作假就是錯,也有人認為作假才是有損國家利益和面子,當然,也有人搬出奧運和體育精神等的理由;當然,反對的則認為只不過是場表演,好看便是,真假不存在道理問題。要知道,以上所的論點,是由我們一群意識形態相近的朋友提出。今次明顯是有分歧,絕對值得提升到另一個層次去辯論。

站在自由主義者的立場,北京奧組委沒有動用甚麼武力去要他人屈服,所以事件根本無可無不可。甚至有人提出,史匹堡拍的電影有那一套沒有特技?難道要去抗議史匹堡不成?李寧「飛天」用鋼絲,為甚麼大家又覺得沒有問題?

首先,北京奧組委明顯有心作假,而且若非並揭發,京官並沒有明顯意圖去在任何時候將真相披露。這已經是有違保守主義者的最低道德標準。重申一次,雖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都堅持最高道德操守,但是最低的道德操守,難道北京奧組委也堅持不了?史匹堡拍電影用特技,但他不會刻意隱瞞用特技的事實。李寧「飛天」用鋼絲,也沒有刻意隱瞞用鋼絲的事實。將這些跟假唱類比,是引喻失義。

又或者退一個層次,認為作假只是技術層面操作的錯,不涉及道德問題。就算暫且容許我們假設作假在某種情況下可以接受,那仍未解答的問題是︰「在甚麼情況下,作假行為合乎道德?」若說作假是為了提高更接近完美的藝術效果,這種邏輯可以成立嗎?我不懂得藝術,不過我從來都不可以想像,任何人可以為藝術而不擇手段。

若說作假是為了捍衛民族尊嚴,那我不由要問︰「尊嚴是甚麼?」以常識去理解,尊嚴不就是可以堂堂正正的面對世人嗎?那麼,像鼠竊狗偷般作假,是有尊嚴的行徑嗎?退一萬步說,作假事件對兩個小女孩都不公道,也可以傷害了她們的自尊。以一國之力去辦的京奧,兩個弱不禁風的小女孩去犧牲自尊,那又算是甚麼有尊嚴的行徑?妄想作為新與國際力量的北京,做出這種是明知可能會傷害別人的事,屬作惡。這種處理事情的手段本身,亦醜陋。

當然,今次作假事件更大的問題,是竟然有不少人認為作假沒有不妥,像程介南和孫柏文,他們都寫了文章,認為作假沒有不妥,更不存在道德的問題。不過,就算他們有堅持己見的自由,我仍然想挑戰他們的一個問題︰「你們的道德底線,又會以甚麼作準則呢?」我無意說當前的大陸,又或者程介南和孫柏文,是絕對的假、惡、醜。畢竟,國家有十三億人,當中有良知,有道德操守者為數絕不少;而每個人在不同的時空中,偶爾也會作出些犯爻自身核心信念的行為。

扯遠一點,從更宏觀的角度看,充斥空氣中的民族亢奮,以及不擇手段的觀念,歸根究底,是中國在過去數百年來,尤其是現代化的過程中,在信仰和道德觀的重塑,一直留白。

西方在現代化的發展當中,先由重新發掘古典哲學對道德和人倫的辯論開始,到挑戰傳統宗教和權力,到重整人和群體的關係,過程中反反覆覆近五百年,走了不少冤枉路,時至今日變成了思潮之爭。可是在中國,帝制在1911年忽然瓦解,中國的意識形態走向了最當時得令的改革思潮。過去一百年來,除了少部份古典自由派如胡適、殷海光等,走在權力和意識形態主導地位者,仍以社會派的改革主義佔絕對多數。結果,到了今天,保守價值觀基本上不在政治發揮影響力。

話雖如此,保守價值觀的生命力卻仍然在柳暗花明處維繫著社會,要是大家記得長江七號的一句︰「我們雖然窮,但不會亂說髒話,我們不去偷,我們不去搶,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我們不會拿,要努力讀書,將來做個有用的人……」這就是中國人的保守價值觀,我相信有不少人聽到了這一句,會覺得很受落,也非常深刻。要是就北京官僚在政治上犯了最大的錯,就是在於他們忽略了民間的這種觀念。若非現在仍然有這一般民間的信念,當下的大陸早已踏上了另一次悲劇的序幕,但願我是對的。

順帶一提,有人說中國人傳統沒有信仰,錯得很。現在是農曆七月,在街頭上的燒衣紙的,就信舉頭三尺有神明。當然,中國人的信仰說不上有系統,儘管只可以算是一種神秘主義,但絕不可以說中國人沒有信仰價值。更重要一點,就是中國人的文化裡,若隱若現同樣存在著類似西方信仰的觀念,再加上其他的基本價值觀如儒家的仁、道家的崇尚自然、佛家的慈悲等,實在沒有理由去相信,有任何因素要中華文化必然走向極權,甚至傾側向集體主義。問題是︰究竟要過多久,中華文化才可以彰顯人本的文化,重塑二千多年以來一直被扭曲了的古典文化核心,讓保守的價值在政治上得到發揮?

* * * * *

Catherine早幾天在網上和一位激進反美的憤青,以及一位在有意無意間顯示自己閱歷甚豐的知識份子來了個辯論,內容的核心是「反美」以及「美國人是否等同美國整體」。Catherine認為,就算有人真心的反對美國政府的若干行為,也不應該變成敵視所有美國人。憤青基本上持的觀點是︰討厭美國,美國就是錯的;而知識份子則清高的認為憎厭不用講甚麼理性,反美或反美國人,基本上無可無不可。

既然人家堅持不講理,這種辯論很難有甚麼結果。

不過,Catherine在晚上,提出了一個更根本,也更有意義的問題︰「人是否必須要有歸屬若干的集體定位,才覺得心安理得?身為人家的妻子、兩個孩子的母親、一對老人家的女兒,擔子夠重了,還要肩負國家、社會、民族,實在吃不消。」

畢竟,我們都只是沉默的一群。有時候,我真的認為,我不應妄想在幾十年間,二千多年的醬缸會出現很大的改變。為了讓孩子可以在文明的天空下成長,只有移民他方,那裡雖然有銷售稅、反壟斷和各種社會主義政策,但那裡有文明,有希望。

2008年8月5日

想起醬爆

尤其是當蕭小姐話平時鍾意唱歌,我以為佢會爆。

2008年7月22日

Japan, Japan, Japan.



Cohen has put Japan and Germany into such a high place and they failed. Yes, they failed just in a matter of months after this Cohen made his claims. Again, for the debate, go straight to 28:55 of this video.

Only history can tell - Milton was RIGHT!



Watch it from the beginning, if you have time.

If not, go straight to 28:55 and watch the debate. If I am going to debate that Samuel Bowles now on what he said, he'd been speechless. Korea was down few years after what he said and changed in a way Milton would approve. Sweden is moving to roll back intervention. So, who is the last man standing?

Blue Screen of Death




I am generally okay with MSFT. But this is really disturbing,

Posted by ShoZu



Milton Friedman on Greed

People complaint that I wrote too little these days. So let me post a few videos that speak my mind.

2008年7月11日

你想不想 (詞:林振強)

作詞:林振強
作曲:葉良俊
編:Iskandar Ismail

全世界都關注經濟 和查問美金動向問題
談論掛鉤甚麼貨幣 樓房在哪天甚麼天方見底
而我也緊張看經濟 然而越放鬆越美麗
人沒有掛鉤甚麼貨幣 才容易聽到樂趣事落樓梯

可想不想暑天喝凍檸茶 一班死黨講不太正經話
可想不想遠射球入網 大跳巴西森巴舞你就如波霸
可想不想她心細似芝麻 不開聲都可聽見你的話
可想不想縱做牛做馬 但到家裡 你的餅印爭先擁抱爸爸

原來財物雖算可貴 靈魂絕對不是貨幣
人越變簡單越加快樂 能常露笑口又哪用論盈虧

可想不想一天你有假牙 多多都好始終也說真話
可想不想你沒人沒馬 亦勇敢孤身將八個飯團消化
可想不想她心細似芝麻 不開聲都可聽見你的話
可想不想縱做牛做馬 但到家裡 每天都可親親一個她

我自己的短處像塵多 要數清楚 光陰不夠多
各樣優點搜遍亦無多 尚幸開心的歌比短處多

可想不想一天你有假牙 多多都好始終也說真話
可想不想你沒人沒馬 亦勇敢孤身將八個飯團消化
可想不想她心細似芝麻 不開聲都可聽見你的話
可想不想縱做牛做馬 但到家裡 每天都可親親一個她

欣賞她插花 幫她剝下蝦 想想可以嗎......

2008年7月7日

Commodore 64 LAN Party - NetRacer

This is my dream - resurrecting abandoned games from the void.

"The world's first Commodore 64 LAN party was held at the Cincinnati Commodore Computer Club 2008 Expo last weekend, where the new multiplayer C64 game NetRacer was unveiled. The setup consists of up to eight Commodore 64s with Ethernet cartridges and a central server written in Java running on a PC. The game is also playable over the Internet."

http://home.ica.net/~leifb/commodore/racer/

Random Quote of the Day

亂烘烘,你方唱罷我登場,反認他鄉是故鄉。甚荒唐,到頭來,都是為他人做嫁衣裳!

2008年6月21日

《不要做中國人的孩子》 - 周雲蓬



不要做克拉瑪依的孩子,
火燒痛皮膚讓親娘心焦

不要做沙蘭鎮的孩子,
水底下漆黑他睡不著

不要做成都人的孩子,
吸毒的媽媽七天七夜不回家

不要做河南人的孩子,
愛滋病在血液裡哈哈的笑

不要做山西人的孩子,
爸爸變成了一筐煤,你別再想見到他

不要做中國人的孩子
餓極了他們會把你吃掉,
還不如曠野中的老山羊
為保護小羊而目露兇光

不要做中國人的孩子,
爸爸媽媽都是些怯懦的人,
為證明他們的鐵石心腸,
死到臨頭讓領導先走

Study: Most Children Strongly Opposed To Children’s Healthcare


Study: Most Children Strongly Opposed To Children's Healthcare

Good laugh. Even better laugh when you compare this to those real poll done by organizations in HK.

2008年6月19日

Random line

"On the whole human beings want to be good, but not too good, and not quite all the time." - George Orwell

2008年5月29日

田北俊︰乜很都係政府既責任,自由黨就乜很都唔很洗做!

[港台即時新聞]

田北俊:當局要為營養標籤法例修訂不獲通過負責
2008-05-29HKT11:46

自由黨主席田北俊,對於食物營養標籤法例的修訂議案最終不獲通過,感到失望。

他認為,行政長官及相關的問責官員,曾經與外國領事會面,明白進口食物的情況,但最終政府提出的修訂不獲通過,可能是箍票工作做得不好,游說不到足夠議員支持,這不單是食物及缳生局局長的責任,亦是整個局的責任 (SL Note: 乜很都係政府既責任,自由黨就乜很都唔很洗做!)

(港台黃凱宜攝)
Blogged with the Flock Browser

2008年5月2日

無端端.貼舊文

通脹將惡化保值為上算 (2007年8月1日.蘋果社論)

一直以來,反映環球貨幣和信貸政策的鬆緊,黃金價格都是最佳指標。七十年代,世界經濟也同樣經歷過一次高通脹。每安士黃金由71年底的38美元,升至80年1月的850美元,其間在73及79年經歷過兩次石油危機,也同時是黃金價格升幅最大的兩段時間。陳述這段黃金價格的歷史,無非是要說明一點︰當時有許多不明所以的人,將石油危機說成是國際政治角力的結果,卻無視它是當時美國在雙赤下,美元失去價值之後引起的連串經濟現象。

經濟學既然被標籤成沉悶的科學(Dismal Science),又豈會比得上現代縱橫家講國際恩怨來得動魄驚心,自然也不及民粹陰謀論那般引人入勝。七十年代,香港面對持續的通脹,在民粹政客的鼓動下催生了消委會這個尾大不掉的官僚。他們大膽假設︰物價上升是由於商人囤積居奇。事後,雖然沒有找到些甚麼囤積商人,因誤會而建立的消委會,卻沒有因了解而終結。

香港人在過去幾個月,由生豬到杯麵,這些生活品的價格變動,香港人近距離感受通脹的壓力,當年那種民粹似有死灰復燃之象。

當然,若是備受公共政策保護的壟斷企業提出加價的要求,無論加幅多少都很難說是否合理,開放市場也是正路。不過,我們也希望,市民公眾了解整個通脹的成因及現象,也明白到其他市場環節出現的價格上調,那是環球的宏觀經濟因素在發生作用,無論是政府抑或企業,可以做的事情實在不多。

毫無疑問,任何人也會希望收入上升開支下跌;可是在通脹持續的環境,要是社會上充斥「只許加人工,不准物價升」的民粹意識,甚至主張政府粗暴干預物價,最終只會令市場更難有效反應,低下階層的生活更艱苦,惡性循環之下,香港不難變成另一個高度干預的社會。

事實上,全球資本氾濫,由最初的原材料市場,後來引申的生產成本上漲,到現在連消費品也受到影響,前後經歷近七年。由01年開始,金價由最低近250美元一安士,至06年中最高近700美元一安士。與此同時,在01年1月初,美國聯儲局來了一次出其不意的減息,至03年更減息至近40年來的最低位;無獨有偶,另一邊廂日本也在01年3月開始了超寬鬆的貨幣政策。只不過對多數人不會對黃金價格有何強烈感覺,通脹非要反映在日常用品上才感受得到,可是到所有人都知道通脹,要解決問題就不是那麼簡單。

資本氾濫的前期,由於信貸的擴張,做生意的更會覺得資本來得容易,投資者也受惠於資產價格的泡沫,就算是一般的市民,也不自覺地感到手頭更鬆動,花費時也更盡情。以上種種,香港人自03年打後也逐一感受得到。不過,到了通脹開始了,生產成本增加,可是在市場競爭下未必即時反映在最終的零售價之上,所以到了消費品價格也開始上漲,其實也意味通脹的毒癮已遍佈整個經濟體系。

觀乎現時局勢,美國的次按爆破,結局除了可能是美元信貸因此緊縮,也不排除可能觸發聯儲局以更大的規模資本注入來穩定金融制度。另一邊廂,日本自民黨選舉失利,令到日本政壇上左右兩派都不敢貿然提出甚麼大改動,就連小泉純一郎時代打算結束超寬鬆貨幣政策的計劃,也應該不會落實。從此看來,通脹還會持續好些日子,市民為財富保值籌謀方為上算。

李兆富

2008年4月23日

Please vote for me

Watch it here:



Individual Episode

Episode 1


Episode 2


Episode 3


Episode 4


Episode 5
Blogged with the Flock Browser

公民青春豆

Embedded Video

Blogged with the Flock Browser

2008年4月18日

Congress Debates Merits Of New Catchphrase

From the Onion - very funny.  I am wondering if we have such scene in HK.

Congress Debates Merits Of New Catchphrase
Blogged with the Flock Browser

伍晃榮

I am not a big fan in sport but I agree very much with what Joseph said below.

節錄自 Moncy Cafe︰ 《悼

……最叫我學到的,是他追求新聞的堅持。不知看過多少個晚上,他因為體育新聞被減一分鐘而與新聞總監爭吵至面紅耳熱,更試過破口大駡令所有人注目。他自己就說過,每日返工就是那十多小時,我就將最好的濃縮為那三分鐘,怎能cut掉!

我們新聞台掛經常在口邊,就是希望觀眾能當新聞台成為自己友,那麼要數全香港最能被當自己友的新聞從業員是誰?敢說問十個有十個都會說出伍晃榮。到底「阿盲」精神贏在那裹?除了專注本身專業外,大家都會因應他那分投入及肉緊而受到感染,誰說新聞一定要靚仔靚女?

Blogged with the Flock Browser

2008年4月9日

我有人和地利天時

從戰場的前線退下來,遠離是非,耳根清淨,也有點忽然間的失落。

這種心理狀態,要定神,想當下。

記掛從前的精彩輕鬆,教人不思長進。

但空想未來的鴻圖大計,徒添無形壓力,令自己舉步唯艱,又何苦呢?

已經好幾晚,做夢都是和手足談策略,真正談的時候,反而有點déjà vu。

平常心看當下︰一群有心有力的手足,在自由的空間,乘最好的時機,創一翻新天,放盡去打便是。

2008年4月4日

熊日 by 東加豆

好正!不過有少少灰。

我D銀一樣散晒,輸位,但係無輸信心

有云︰有本未為輸,睇定再打過。互勉之。

2008年2月12日

天真.傻.低手



「 我承認,我以前係……係好天真同埋好傻 ,但係依家……我已經長大喇。」

不知道是誰想出這個Spin,確是很低手。

如果我是鍾欣桐所屬經理人公司的Spinmeister,我會這樣Frame︰

「我和我既家人,係今次事件的受害者,過去兩星期,我地都生活響極度惶恐。我地的痛苦,無奈,希望可以告一段落,呢個世界亦唔再有人要受呢的苦。

不過,經歷過今次事件,我明白到,每個人都會犯錯。我會,你會,大家都會。依家社會,需要更多寬恕,更多諒解。今次對我地做成傷害既人,無論佢係邊個,無論有幾多人,我都寬恕佢,希望大家都會寬恕其他人,無論佢係你認識既人,抑或唔認識既人,希望大家都會多的諒解。

最後,我要再次多謝一直以來支持我既朋友,我既Fans,家人,公司,同事。」

以上一段疑似講稿,未必是最好,不過一定好過鍾欣桐昨天的「很天真,很傻」。

2008年2月4日

《蘋果批》 之 法律面前.窮人含忍?

二月四日傍晚七時三十分

pie.appledaily.com

網上大鳴大放

嘉賓︰長毛
主持︰高明輝
網上嘉賓︰你

歡迎以Webcam加入,或者Phone-in發表意見
電話︰26239707

2008年1月25日

布廠.Facebook.殺校


想不到,在 Facebook 竟然找到了小學的校友,更想不到,竟然有人發起舊生會。

母校多是油尖旺、深水埗的街坊子弟,舊區重建,不少同學升中時都搬到了當時的新市鎮,尤其是馬鞍山,今時今日也不知到四散到那裡去了。Facebook ,很偉大。

X~X~X~X~X~X~X~X

說老實,自己的母校不是甚麼名校。不過,我會說,我在小學階段的經歷,對我有很大的影響。

記得當年,譚老師(英文科)在小五便教Indirect Speech,可想而知這間小學的程度,一點也不差。上到中學後,跟其他的英文小學同學比,我的英文一點也不遜色。

又記得,小三那年,也就是84年,母校便有電腦科(外判),讓我們這些小朋友,玩玩Apple II。日後我對科技的興趣,也是當時培養起來。

最記得,還是當年每天放學,由太子走到旺角,到了小五之後,又跟同學到機鋪打機,我每次都是只看不打,都樂得很。

現在澄澄也要上幼稚園了,時間也真過得快。

X~X~X~X~X~X~X~X

早兩年,有次在中廠的晚宴,座在我旁邊的朱祖涵,就是布廠商會的,記得他也是母校的校董,本來想跟他說,我就是布廠小學的學生,不過始終沒有說出口。

老實說,以前的香港,由善長人翁贈醫施藥,是個很可愛的社會。今天,甚麼都由政府去包辦,不見得公義,但肯定更官僚。

據聞這間小學要被殺校了。

X~X~X~X~X~X~X~X

香港布廠商會公學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group.php?gid=7592866116

X~X~X~X~X~X~X~X

香港布廠商會公學辦學宗旨及理念

培養學生全人發展是我們共同努力的目標。 學生不單要達到德、智、體、群、美五育俱全,我們更要讓學生懂得不斷自學、思考、探索、創新和應變,有充分的自信、合群的精神,願為社會的繁榮、進步、自由和民主不斷努力,為國家和世界的未來作出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