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5日

保守價值.假唱.移民

已經有好一段日子沒有寫,最主要的原因是懶,再其次一點是因為Vista的中文輸入法用起來很不順手,第三是覺得自己沒有突破。尤其在處理意識形態及價值觀的問題上,過去的一年多自己不斷反思,更覺得需要些時間去沉澱。

話說回頭,就算極度不情願,也得寫下這一篇。京奧開幕造假,在我們的圈子中,出現了前所未見的辯論。我總覺得,是時候將自己對保守價值的核心講清楚。

* * * * *

一切,都是由這一句開始︰Those who believe in nothing will believe anything.

信仰的核心,就是讓我們明白人的限制,明白人要謙卑。我們不是神,人就算有智慧,仍然會犯錯。面對自己無知的事情,謙卑會為我們帶來安寧。佛家說無明是貪、瞋、癡、慢、疑,也是殊途同歸。換一種看法,就像Karl Popper所提出,我們沒有可能知道甚麼是至真。當然,在緣起緣滅的千絲萬縷當中,要知道甚麼是至善更是沒有可能。至美更加只是一種只概念上存在的狀態。從此推演,就算宇宙有至真至善至美,也只有神才可以達到這種境界。凡夫俗子,要是虛妄地以為自己是至真至善至美,最終只會落空;要是以佛家的觀點,無明更是萬般痛苦的根源。

偏解信仰意義的人,容易就此跳到結論,將宗教等同厭世消極。可是,真正了解信仰,尤其是有系統的信仰文化的人,均會認同,信仰大多鼓勵人積極面對人生,而不是逃避放棄。那麼,作為一個人既不可以至真至善至美,基本的價值又是甚麼?

人雖然不可能達到至真至善至美,但不代表人不能以至真至善至美作目標。要是能夠以這種原則做人,幾可稱為完人君子。然而,要六億神州盡舜堯,又何嘗不是一種至真至善至美的虛妄?

從來,修為只是個人的事,也就是律己以嚴的道理。畢竟,無論放諸古今中外,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的黃金法則,總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所以,作為社會道德的底線,既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都有極崇高品格,文明社會的規範,便建立於不作假、不作惡、不作醜。保守主義的核心價值,就是一方面維繫著這條底線︰不會明知是假的都當真,不會做明知會傷害別人的事,不會做明知是醜陋的行動和物品。另一方面,保守主義者也會以謙卑的心去看事情,不會虛妄的要將凡塵俗世改造成天堂。在政策層面的體現,保守主義者明白市場秩序不可隨便干預,但同時又尊崇自然法(Natural Law)和家庭倫常的關係,就是建立在這兩大原則之上。保守價值還有一個關鍵,就是承認並接受,凡是存在於世的事物,總有其原因,就算要去改變現狀,也必須從現實出發,而非妙想天開。

* * * * *

說了這麼一大篇,終於要進入正題。

事緣京奧開幕式「假唱」事件曝光,我們有人替林妙可和楊沛宜不值,也有人認為作假就是錯,也有人認為作假才是有損國家利益和面子,當然,也有人搬出奧運和體育精神等的理由;當然,反對的則認為只不過是場表演,好看便是,真假不存在道理問題。要知道,以上所的論點,是由我們一群意識形態相近的朋友提出。今次明顯是有分歧,絕對值得提升到另一個層次去辯論。

站在自由主義者的立場,北京奧組委沒有動用甚麼武力去要他人屈服,所以事件根本無可無不可。甚至有人提出,史匹堡拍的電影有那一套沒有特技?難道要去抗議史匹堡不成?李寧「飛天」用鋼絲,為甚麼大家又覺得沒有問題?

首先,北京奧組委明顯有心作假,而且若非並揭發,京官並沒有明顯意圖去在任何時候將真相披露。這已經是有違保守主義者的最低道德標準。重申一次,雖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都堅持最高道德操守,但是最低的道德操守,難道北京奧組委也堅持不了?史匹堡拍電影用特技,但他不會刻意隱瞞用特技的事實。李寧「飛天」用鋼絲,也沒有刻意隱瞞用鋼絲的事實。將這些跟假唱類比,是引喻失義。

又或者退一個層次,認為作假只是技術層面操作的錯,不涉及道德問題。就算暫且容許我們假設作假在某種情況下可以接受,那仍未解答的問題是︰「在甚麼情況下,作假行為合乎道德?」若說作假是為了提高更接近完美的藝術效果,這種邏輯可以成立嗎?我不懂得藝術,不過我從來都不可以想像,任何人可以為藝術而不擇手段。

若說作假是為了捍衛民族尊嚴,那我不由要問︰「尊嚴是甚麼?」以常識去理解,尊嚴不就是可以堂堂正正的面對世人嗎?那麼,像鼠竊狗偷般作假,是有尊嚴的行徑嗎?退一萬步說,作假事件對兩個小女孩都不公道,也可以傷害了她們的自尊。以一國之力去辦的京奧,兩個弱不禁風的小女孩去犧牲自尊,那又算是甚麼有尊嚴的行徑?妄想作為新與國際力量的北京,做出這種是明知可能會傷害別人的事,屬作惡。這種處理事情的手段本身,亦醜陋。

當然,今次作假事件更大的問題,是竟然有不少人認為作假沒有不妥,像程介南和孫柏文,他們都寫了文章,認為作假沒有不妥,更不存在道德的問題。不過,就算他們有堅持己見的自由,我仍然想挑戰他們的一個問題︰「你們的道德底線,又會以甚麼作準則呢?」我無意說當前的大陸,又或者程介南和孫柏文,是絕對的假、惡、醜。畢竟,國家有十三億人,當中有良知,有道德操守者為數絕不少;而每個人在不同的時空中,偶爾也會作出些犯爻自身核心信念的行為。

扯遠一點,從更宏觀的角度看,充斥空氣中的民族亢奮,以及不擇手段的觀念,歸根究底,是中國在過去數百年來,尤其是現代化的過程中,在信仰和道德觀的重塑,一直留白。

西方在現代化的發展當中,先由重新發掘古典哲學對道德和人倫的辯論開始,到挑戰傳統宗教和權力,到重整人和群體的關係,過程中反反覆覆近五百年,走了不少冤枉路,時至今日變成了思潮之爭。可是在中國,帝制在1911年忽然瓦解,中國的意識形態走向了最當時得令的改革思潮。過去一百年來,除了少部份古典自由派如胡適、殷海光等,走在權力和意識形態主導地位者,仍以社會派的改革主義佔絕對多數。結果,到了今天,保守價值觀基本上不在政治發揮影響力。

話雖如此,保守價值觀的生命力卻仍然在柳暗花明處維繫著社會,要是大家記得長江七號的一句︰「我們雖然窮,但不會亂說髒話,我們不去偷,我們不去搶,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我們不會拿,要努力讀書,將來做個有用的人……」這就是中國人的保守價值觀,我相信有不少人聽到了這一句,會覺得很受落,也非常深刻。要是就北京官僚在政治上犯了最大的錯,就是在於他們忽略了民間的這種觀念。若非現在仍然有這一般民間的信念,當下的大陸早已踏上了另一次悲劇的序幕,但願我是對的。

順帶一提,有人說中國人傳統沒有信仰,錯得很。現在是農曆七月,在街頭上的燒衣紙的,就信舉頭三尺有神明。當然,中國人的信仰說不上有系統,儘管只可以算是一種神秘主義,但絕不可以說中國人沒有信仰價值。更重要一點,就是中國人的文化裡,若隱若現同樣存在著類似西方信仰的觀念,再加上其他的基本價值觀如儒家的仁、道家的崇尚自然、佛家的慈悲等,實在沒有理由去相信,有任何因素要中華文化必然走向極權,甚至傾側向集體主義。問題是︰究竟要過多久,中華文化才可以彰顯人本的文化,重塑二千多年以來一直被扭曲了的古典文化核心,讓保守的價值在政治上得到發揮?

* * * * *

Catherine早幾天在網上和一位激進反美的憤青,以及一位在有意無意間顯示自己閱歷甚豐的知識份子來了個辯論,內容的核心是「反美」以及「美國人是否等同美國整體」。Catherine認為,就算有人真心的反對美國政府的若干行為,也不應該變成敵視所有美國人。憤青基本上持的觀點是︰討厭美國,美國就是錯的;而知識份子則清高的認為憎厭不用講甚麼理性,反美或反美國人,基本上無可無不可。

既然人家堅持不講理,這種辯論很難有甚麼結果。

不過,Catherine在晚上,提出了一個更根本,也更有意義的問題︰「人是否必須要有歸屬若干的集體定位,才覺得心安理得?身為人家的妻子、兩個孩子的母親、一對老人家的女兒,擔子夠重了,還要肩負國家、社會、民族,實在吃不消。」

畢竟,我們都只是沉默的一群。有時候,我真的認為,我不應妄想在幾十年間,二千多年的醬缸會出現很大的改變。為了讓孩子可以在文明的天空下成長,只有移民他方,那裡雖然有銷售稅、反壟斷和各種社會主義政策,但那裡有文明,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