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3日

十個防火的少年

以下,只不過是寓言故事一則。

從前,不是家家戶戶都有照明,負擔得起的資本家,大宅裡會點油燈,而取曖,則燒煤。窮等人家,有些在入黑後,甚麼都不幹,早早上床,待明天早早幹活。有些中產小農,會點蠟燭,不過,蠟燭的明火很易被風息滅。

賣油燈的商人,看到了這個現實,也相信中產總有一天會提升生活質素,所以,他們想出了一個宣傳的方法。

油燈商人成立了一個基金,鼓勵人到四周推廣用火的好處。一群年輕人,當中有建屋工,有學生,有賣火柴的小販,組織了防火小隊,挨家挨戶去了,當然,油燈商也會請他們順道推介油燈的好處。

防火小隊的用心很簡單,他們希望大家用火,但也叫人明白火的可怕,更要是油燈也會引起火災。油燈商人知道了很不高興,防火小隊的撥款也時有時無。

另一邊廂,大學裡的高級知識份子,看到了這種宣傳手法很不快慰,總覺得教人怎樣生活,是高級知識份子的特權,也認為油燈商要是真的對社會有貢獻,本來就應該把油燈無條件送出去,至少,也應該以平價賣給窮人。

不過,這群高級知識份子,也想拿油燈基金的錢,只不過,他們又不想自己沾上銅臭。大學的官僚可沒有這自嗚清高,上門拿了錢,在大學搞個甚麼「光明研究所」。

光明研究所裡的學究,也算感恩,研究了光對人民生活的好處,不過,其他得不到好處的高級知識份子,又說商人的銅臭害了學術的清高,擾擾攘攘,好不熱鬧。

此時此刻,又有群為民請命的政客,拿著到光明研究所的研究國會去遊說,要求向有錢人抽油燈稅,用來補貼窮人家庭。油燈商人高興,就連街坊保長也得到越來越多的撥款,他們的口號是︰「家家有光是基本人權。」

如是者,貧民區內每家每戶都有油燈,晚上的貧民區,燈火通明。高級知識份子當中,又有人看不過眼,說這是破壞了晚上的寧靜,甚至創造了個新詞彙︰光污染。

殊不知,光污染只不過是小事。

有一天,終於有一家人,打翻了油燈,在擠迫的貧民區,火勢一發不可收拾。

防火小隊在火場旁,去了解火災發生的過程,更有防火小隊的成員拿起畫筆,希望將火災的景象記下來,日後用來警醒人民防火的重要。防火小隊成員雖然心中也焦急,但愛莫能助。當然,也有防火小隊成員嘗試想辦法,去阻止火勢蔓延,只可惜,他們不是上帝,沒有辦法創造一場人工雨。其實,防火小隊老早就警告過,貧民區的火災風險很高,貧民區用蠟燭就好了,不應用津貼來鼓勵油燈的銷售,可是惹來誹議,說防火小隊歧視窮人。

高級知識份子也到場,遇上防火小組的人,冷冷的說一句︰「你們說用火沒有問題,看,都是火惹的禍!現在是時候反思火的問題。」

此時此刻,街坊保長也出現了,又對防火小隊說︰「現在是大火啊!救人要緊,你們在談甚麼防火?」

就在這個時候,有位見義勇為的父親,縱身衝入火場,拖出了一具又一具燒焦的屍體。防火小隊勸他不要冒險,反而被周圍的人說是冷血。最終,這位父親也燒得遍體鱗傷,大家都說他是英雄,高級知識份子念了一首傷感的詩。

大火過後,高級知識份子撰文,說防火小隊宣傳用火的好處,是魔鬼的使者,油燈商更是魔鬼的真身。為民請命的政客,也大肆鞭撻油燈商,說要調查商人有沒有促意隱瞞油燈的存在火災風險,更要立例監管油燈。

防火小隊呢?據說,有些防火小隊的成員火灰意冷,繼續幹自己的活;其他的,沒有人知道他們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