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日

曼谷馬後炮

想不到,泰國的示威,動搖了香港的政治 - 這是孫柏文說的。

包機不包機的問題,最後才分析;反正,這個問題已經廣泛討論,放在前頭,只會趕客。所以,我還是想從危機管理及官僚的慣性去分析這次的混亂。

* * * * * * * * * * * * * *

先來個再大膽一點的假想,如果我是保安局的負責人,會如何處理這件事。

1. 機場被示威者封閉之後,也就是十一月二十五日,盡快宣佈︰

在泰國的香港市民,為保自身安全,應留在酒店或民居;如有緊急需要,請致電香港入境事務處『協助在外香港居民小組』的二十四小時求助熱線(852)1868;或與我國駐泰國大使館聯絡,電話(66)818214771或(66)819840658。

香港政府現正與與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及中國駐泰國大使館,保持緊密聯繫,密切注視當地最新發展。若香港市民知悉親友現時身在泰國,請向他們轉達這個訊息。」

事實上,當時特區政府的公布,也大同小異;其中差異,在於提醒市民「為保自身安全,應留在酒店或民居」。任何安排也需要時間安排,但站在當事人的主觀角度想,在危急的時候,他們實在需要一個簡單的指引。官方的行文是︰

「身在泰國的人士,則應注意人身安全,避開示威及群眾聚集的地方。」

「不要做甚麼」和「應該做甚麼」,在溝通上,最大的分別是前者令人無所適從,後者簡單也容易跟從。在危急的時候,人就更加需要明確的指示。「避開示威及群眾聚集的地方」那麼在泰港人要立刻回港嗎?還是甚麼?這種說了等於沒說的話,是三流的文宣。

從政府自九月二日起發出的旅遊忠告看來,當日負責的官員,是因循地將舊的材料重申一次。究竟這是出於懶惰還是行政上的官僚障礙,就只有當事的公務只才知道了。

2. 當然,公布「請現時身在泰國的香港人留在酒店和民居」以及「請香港人向身在泰國的親友轉達訊息」之後,下一步,就是要了解情況。我說的了解情況,是了解究竟有多少香港人滯留在泰國,有多少人需要金錢或醫療等支援。

任何危機處理管理,最重要的一環,就是掌握重關鍵情報。箇中最大挑戰,就是有部份香港人,可能是從澳門、深圳等甚至其他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發,所以,香港特區政府絕不可能單以香港機場的離港數據估計在泰港人數目;而且,就算要估計,也要作出最極端的打算,更應該用盡一切渠道去收集有關情報。

有人投訴,香港特區政府的1868熱線打不通,那是罪無可恕。增加熱線的容量,技術上絕對可行,而且在這種情況下,也應該自動自覺。不過,負責這個環節的是資訊科技辦公室,主事危機處理的保安局,有責任去作出相應的要求。

身在泰國的香港人,基本上就只有這個正式渠道。事實上,香港特區政府更應該立刻聯絡泰國各大港人熱門酒店,請他們在大堂當眼處張貼出聯絡1868的方法,甚至容許市民在酒店以接聽人付款的方法致電1868。這些安排,應該可以在機場被示威者封鎖之後四小時完成,做不到的,不合格。

3. 掌握了香港人的情報,香港特區政府要按緩急先後,處理滯留泰國港人的即時需要

(a) 有健康考慮的港人,立即安排就地處理。泰國的醫療服務不差,身體太差的也不大可能外出旅行,所以,大多數的問題應該是藥物不足等小事,絕對可以處理得來。要是真的有個別極度嚴重的個案,出動包機也不失為過。再貼身一點,甚至可以考慮聯絡一家泰國的私人醫院,特區政府付鈔,相信,這個安排會為人接受。

(b) 有即時現金需要的港人,可以透過中國領事館提供協助。這是既有的運作,實在不難處理。

(c) 就算不包機,也應該和航空公司協商,透過1868作為單一溝通對口,安排有步驟地讓滯留港人回港。觀乎那幾天的泰國局勢,滯留泰國的港人事實上沒有即時的人身安全問題。反而,當時滯留的香港人,關心的是要究竟時日有多長,而不是擔心會客死異鄉。

滯留泰國的港人,只要有個概括的答案,例如︰陳大文先生原本的回程是十一月三十日,現在要延後最少三天,個案號碼是xxxxxxx。十二月二日後,他可以致電查詢1868,並提供個案號碼,由官方統一安排機位。」

這種分流,香港人應該會守規矩的。遲點回香港可以接受,但最重要是,盡快有個答案。

事實上,香港特區政府的保安局不是沒有做事,只不過溝通真的有問題,他們在公布也說︰

「……特區政府並正與有關航空公司商討,由航空公司安排特別航班接載滯留在當地的港人盡快回港。如有進一步消息,我們會盡快公佈。」

由此可見,香港特區政府保安局的錯,在於沒有主動掌握情報,也沒有嘗試扮演情報中心的角色,更沒有從中擔當安排機位的協調,其實保安局可以。而且,從返港旅客的描述,國泰和港龍在當地的辦事處一樣是胡里胡塗,所以,統籌情報的工作,政府實在可以做得更好。

4. 之後的工作,就是不斷和多方保持聯絡︰滯留泰國的香港人、旅遊業、泰國的酒店、國泰、港龍及其他有航班至泰國的航空公司等。尤其是安排機位的工作,香港特區政府更加是有能力去掌握最多、最新的消息。

5. 繼續在各酒店的大堂要求貼出有關機位安排的資訊,以及提供1868這個渠道。

6. 當航空公司的應變安排好,就讓滯留泰國的香港人知道自己大概甚麼時候可以返港。不過,重點訊息仍然是︰「請現時身在泰國的香港人,留在酒店和民居」,續後的一句是︰「直到返港機位得到確認,才作出前往機場的安排。」

* * * * * * * * * * * * * *

好了,又到評論的部份。

事實上,政府經歷過沙士,為甚麼危機應變的能力還是這麼爛?

先說保安局。李少光在日韓出差,不是放假,處理不了這件事,說不通。再講,堂堂一名政治問責官員,又那裡來的「假期」。抱持打工仔的心態,不適合當問責官,還是要他做回常秘好了。至於那位常秘,也是見不得大場面,難道政府真的無人可用?常秘有責任向保安局局長匯報,就算是兼職署任的那一位林瑞麟,也有責任,不可以說是署任便甚麼都不上身。政治問責的意思就是︰這群人共同承擔了特區行政主導制的施政認受性。事實上,當時身在日韓的李少光,還有空閒發出甚麼反恐的新聞稿,說不在港便處理不了這次危機,說不通。

責任更大的是唐英年。他身為政務司司長,早就要主動要求情報。要是他提出要求情報,保安局便會行動,問題也早就開始處理。現在,保安局的秘書長,說保安局局長不在;保安局局長,又抵賴署理的林瑞麟;署理的林瑞麟,又宣稱無權。好了,最終要為這種局面問責的就是唐英年。

唐英年失職,又是曾蔭權的管治失效。

所以,政務司司長唐英年,保安局局長李少光及保安局常秘張琼瑤,失職;曾蔭權,雖要檢討。

* * * * * * * * * * * * * *

好,到包機不包機的問題。

其實,美國政府也沒有派第七艦隊去救身在泰國的美國人,英國政府也沒有包機,這兩個大國的國民似乎沒有大太的怨憤。

不過,公道說,法國、西班牙和澳洲都有包機去「拯救」在泰國的法國、西班牙及澳洲遊客;當然,中國大陸和澳門特別行政區,也有派包機,也就是大陸和澳門的包機,令人覺得曾蔭權政府特別丟架。

不少人在電視上,看到澳門市民從包機下來,神情亢奮地說︰「我地澳門政府……非常之好,絕對好過你地香港,係唔係?係!你地香港宜家連機都未有去接你地市民返黎……」我大膽說一句,曾蔭權的民望就這樣下挫好幾個百分點。

處理問題的手段有很多種,可是原則永遠都只有一個。不包機,不代表香港特區政府沒有盡職,大前提是手持香港特區護照的人,其人身性命財產,究竟是否受到即時、明顯的威脅。

當時滯留泰國的香港人,的確沒有即時、明顯的人身性命財產威脅。可是,觀乎香港特區政府的行徑,連原則也搞不清,那絕對不算甚麼強政勵治。如果香港特區政府的原則是處理問題,那根本不會被公眾輿論逼進死角,這是曾蔭權要反思的問題。

另,有說只不包機的結果,航空公司只會先處理自己的客戶,然後才照顧港人利益。這是非常低層次的講法。如果是千鈞一髮的危機,這或許說得通。問題是,香港特區政府是否有責任,確保所有外遊的港人,就算沒有即時生命危險,都可以如期回港?事實上,航空公司的專機,當中也處理了不少香港人。退一萬步說,由政府包機,也不是人人可以即時回港。最終總有人要滯留時間長一點,有些人可以快一點回港,甚至乎有理由相信,有些本來是航空公司客戶的香港人,會因為政府的包機,反而要滯留多一兩天,最終,也不一定會令情況更好。

結論︰政府的錯,不在包機不包機。高效施政是香港一直以來的核心價值。高效,不是高效率。高效率做傻事,是低效。不過,低效率做任何事,也一定是低效。曾蔭權,你明唔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