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31日

緣盡蘋果.再見蘋果批

今天在蘋果日報的《蘋果批》,應該是最後一篇。

根據維基百科,我在05年9月22日開始寫《經濟短評》;不久之後,《經濟短評》跟《蘋論》合二為一。

當時孤軍作戰的我,每天在挫報會之後,都會一個人到五樓餐廳,打電話給孫柏文,想想有甚麼可以寫。那時候,最頭痛的問題,是每天要寫甚麼。至於怎樣想問題和寫,基本上都沒有甚麼章法。最諷刺的是,這個階段的我,代表作應該是《給泛民主派補習博弈論》。我也很回味單人匹馬寫自由貿易的幾篇。那時候,我還有另一個筆名利世民,應該可以算是《金手指》和尹思哲的先頭步隊吧!

2006年初的一天,孫柏文到蘋果探我。不知道為甚麼,大家想到要用新的方法,只記得題目是輸入外勞。我們跟著CEI的《Field Guide》,一步一步推演,結論是反對輸入外勞害工人入錯行。寫完了那篇之後,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興奮中帶點害怕。那時候,我以為自己學會了獨步天下的的絕世武功,只怕左派也學會這種功夫。當然,今天回想起來,這些溝通的技倆,只不過是最基礎的入門功;左派更加是舉手投足之間也如此這般發揮著同理心。

說到底,那只不過是對任何問題,都追溯兩個問題︰(1) 對手提出的所謂方法,歸根究底要解決甚麼問題?(2) 那些問題代表了甚麼價值觀?

經過一天又一天的鍛鍊,這些溝通技巧也融入了自己的思考方式之中。這是我在《蘋果的日子學到了第一種技能。

又根據維基百科,《蘋果》這個欄在06年2月20日開始。起初,孫柏文和我打對面坐。孫柏文每天都有很大的一篇《金手指》,我也有個《利字當頭》。後來有何民傑的加入,分擔了部份工作。那時候,我們雖然忙,但也很快慰。

我也記不起為甚麼《蘋果》中間有一張相,大概是我們要學《經濟學人》吧!不過黎智英說太過意識流,之後我們便加插奇怪的漫畫。只記得,每天想漫畫也很費周章。

當時,孫柏文、何民傑和我,每天都要各自提出想寫的題目,辯論過後,由一個人執筆。再過不久,何民傑得罪了職訓局。

那時候,我和孫柏文也加入了財經版。記得有一次,我們跟財經版的記者和編輯開會,情形氣氛跟王維基和張永霖向亞視訓話一樣。之後,我們開始了蘋果財經一周,那時候我們通宵好幾晚工作,我最懷念的仍然是《股市偷聽隊》,而最自豪的就是全香港第一份踢爆兩房以及精電。

慢慢我們越來越多人。宋漢生在甚麼時候加入呢?記不清楚了。我記得大概在05年底世貿大會時,見過高明輝的投稿,不過他後來才加入。黃建明又是怎樣認識呢?也記不清楚了。只記得黃牛和謝毅是宋漢生發掘出來的。

又後來,多了尹思哲。再過不久,我們又佔領了論壇版,我撤出了財經,孫柏文跟尹思哲留守財經。

我接手的第一天,正好是特首選舉,交章一左一右,梁家傑對曾蔭權。那一仗,阿康的確功不可沒。

論壇版的日子很瘋狂。我們幾乎甚麼可以做的事都試過,許家驊、許寶強、張超雄、強積金……算是蘋果的文化大革命吧!從此以後,蘋果也只有探針,沒有論壇。我也很懷念《街坊Hi你》和《政壇講股佬》。

再過不久,高明輝畢業,全職加入。2007年12月,陳方對葉劉,我算是立了功,但又闖了禍。又再過不久,我退到百樂門,楊卓華加入。

2008年,我基本上沒有寫文章,只不過間中客串《利字當頭》。孫柏文笑說我的筆已經生銹。

其實,我早已緣盡蘋果

最後,我要謝謝各位前蘋辨成員。

- 孫柏文的破格,啟發了我,可是我自己卻破不了格。孫柏文的廣博和冷知識,大大擴闊了我的視野。

- 何民傑解剖官僚,也成為《蘋果》的Signature。改革公共房屋的想法,也是最先由何民傑提出。

- 宋漢生為人蕭酒不在話下,行文風格自成一家,我很想模仿,曾經試過,但失敗了。當然,更重要的是,他搞anobii的成功,促使了我也去搞homebloc。分別是我拿黎智英的錢去搞,就是沒有宋漢生那份豪邁。

- 楊卓華的內斂,改變了我的政治觀。

- 高明輝在我最沒有心情搞《蘋果》的日子,硬撐下去,我再說一萬句感激也不夠。

- 謝毅寫的《蘋果》數目雖說不多,但給人的印象卻很深。跟謝毅合作《向左走向右走》,我從他對奧國學派和近代歷史的學問獲益不淺。

還有︰

- 我從發叔體會到甚麼是Decency。
- 沒有單仁每天的政壇消息,我不可能了解香港的脈絡。
- 尹思哲將Web 2.0帶入我的生命。
- 凌尉雲在07年出來參選,讓不少人精神為之一振。我們沒有公開支持你,我非常過意不去。
- 王弼的默默耕耘令我很感動。
- 其他朋友︰黃牛二號、林源三、藍天蔚、袁彌明、Henry和黃建明,也讓我再次感謝你們的支持和幫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