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3日

百看不厭

真想和他同場辯論

Part 1


Part2

十個防火的少年

以下,只不過是寓言故事一則。

從前,不是家家戶戶都有照明,負擔得起的資本家,大宅裡會點油燈,而取曖,則燒煤。窮等人家,有些在入黑後,甚麼都不幹,早早上床,待明天早早幹活。有些中產小農,會點蠟燭,不過,蠟燭的明火很易被風息滅。

賣油燈的商人,看到了這個現實,也相信中產總有一天會提升生活質素,所以,他們想出了一個宣傳的方法。

油燈商人成立了一個基金,鼓勵人到四周推廣用火的好處。一群年輕人,當中有建屋工,有學生,有賣火柴的小販,組織了防火小隊,挨家挨戶去了,當然,油燈商也會請他們順道推介油燈的好處。

防火小隊的用心很簡單,他們希望大家用火,但也叫人明白火的可怕,更要是油燈也會引起火災。油燈商人知道了很不高興,防火小隊的撥款也時有時無。

另一邊廂,大學裡的高級知識份子,看到了這種宣傳手法很不快慰,總覺得教人怎樣生活,是高級知識份子的特權,也認為油燈商要是真的對社會有貢獻,本來就應該把油燈無條件送出去,至少,也應該以平價賣給窮人。

不過,這群高級知識份子,也想拿油燈基金的錢,只不過,他們又不想自己沾上銅臭。大學的官僚可沒有這自嗚清高,上門拿了錢,在大學搞個甚麼「光明研究所」。

光明研究所裡的學究,也算感恩,研究了光對人民生活的好處,不過,其他得不到好處的高級知識份子,又說商人的銅臭害了學術的清高,擾擾攘攘,好不熱鬧。

此時此刻,又有群為民請命的政客,拿著到光明研究所的研究國會去遊說,要求向有錢人抽油燈稅,用來補貼窮人家庭。油燈商人高興,就連街坊保長也得到越來越多的撥款,他們的口號是︰「家家有光是基本人權。」

如是者,貧民區內每家每戶都有油燈,晚上的貧民區,燈火通明。高級知識份子當中,又有人看不過眼,說這是破壞了晚上的寧靜,甚至創造了個新詞彙︰光污染。

殊不知,光污染只不過是小事。

有一天,終於有一家人,打翻了油燈,在擠迫的貧民區,火勢一發不可收拾。

防火小隊在火場旁,去了解火災發生的過程,更有防火小隊的成員拿起畫筆,希望將火災的景象記下來,日後用來警醒人民防火的重要。防火小隊成員雖然心中也焦急,但愛莫能助。當然,也有防火小隊成員嘗試想辦法,去阻止火勢蔓延,只可惜,他們不是上帝,沒有辦法創造一場人工雨。其實,防火小隊老早就警告過,貧民區的火災風險很高,貧民區用蠟燭就好了,不應用津貼來鼓勵油燈的銷售,可是惹來誹議,說防火小隊歧視窮人。

高級知識份子也到場,遇上防火小組的人,冷冷的說一句︰「你們說用火沒有問題,看,都是火惹的禍!現在是時候反思火的問題。」

此時此刻,街坊保長也出現了,又對防火小隊說︰「現在是大火啊!救人要緊,你們在談甚麼防火?」

就在這個時候,有位見義勇為的父親,縱身衝入火場,拖出了一具又一具燒焦的屍體。防火小隊勸他不要冒險,反而被周圍的人說是冷血。最終,這位父親也燒得遍體鱗傷,大家都說他是英雄,高級知識份子念了一首傷感的詩。

大火過後,高級知識份子撰文,說防火小隊宣傳用火的好處,是魔鬼的使者,油燈商更是魔鬼的真身。為民請命的政客,也大肆鞭撻油燈商,說要調查商人有沒有促意隱瞞油燈的存在火災風險,更要立例監管油燈。

防火小隊呢?據說,有些防火小隊的成員火灰意冷,繼續幹自己的活;其他的,沒有人知道他們的下落。

2008年11月12日

無恥.無知

民建聯支持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成立小組,進行公審。

民建聯見風駛舵的技倆,沒有甚麼可以再教人出奇的地方。好聽,就叫順勢而行,難聽,就是機會主義。

之前,民建聯說不支持,是因為「怕」立法會的公審,會阻延了迷你債及票據投資者的索償。現今索償者都不介意,民建聯的藉口沒有了基礎,半推半就,反手投支持票,其實也沒甚麼大不了。天塌下來,有功能組別的去當替死鬼,民建聯永遠都佔最大的便宜。

所以,民建聯就算是直選中的票王,也得被人指著鼻子罵,令投票給他們的人也抬不起頭。正面看,這班人也知恥,所以罵不還口。

*   **   **   **   *

打了民建聯五十大板,到泛民。

泛民要公審,不過連審甚麼都搞不清楚,就好像文化大革命,總之要找些銀行家、官員和階級敵人鬥,鬥個不亦樂乎。

泛民是左,不打緊,反正我又不是今天才認識這群政客。不過,以前總相信,他們再左,也不會愚蠢至破壞法治和司法獨立。原來,左就是左,他們可以因為達到目標而不擇手段。

三權分立之下,立法機關是透過立法和審批財政預算來來規範政府。原則上,立法機關最具民意基礎,所以它也是政治意式形態的結算場所。

但話雖如此,這並不代表立法機關有無上權威,想做甚麼便做甚麼,否則,三權分立的意義也不存在。

審訊,是司法的事。

面對現實,不得不承認,司法程序中總有人情性格,有政治考慮,有失誤。原則上,司法程序中的繁文縟節,都是為了避免出現以上所指的種種干擾。當然,司法機關也有民意成份,也是這個原因,旁審團判案時的考慮永遠都有明確仔細的指引。

總之,司法不是感情用事。

立法會的公審,絕對不可以取代司法程序。當然,司法程序也取代不了立法會的公審。可是,主張公審的人,似乎搞不清兩者的分別,他們只會民粹地說︰「討回公道」。

公道怎樣才算討回了?拿了錢算不算公道?六成?七成?十足連本帶利?那不是公道,那是利益分配。揭開銀行家剝削欺詐的一面?真相和公道又似乎關係密切些,但始終不是同一回事。

司法程序的公道,在於大家對結果都要心服口服;立法會的公審,達不到這個目的。

我不是說立法會公審沒有意義。

本來,立法會的公審,目標對象,應該以行政機關為主。金管局和證監有否失職?財金官員有誰要負上政治責任?這些問題,法官不會也不應過問。畢竟,每件索償各有前因,法官又豈能每每政治論述上綱上線?如果泛民對成立小組,目的明確是查金管局和證監,甚至現任前任財金官員,這件事值得支持。

不過,撫心自問,泛民有否如此清晰地了解自己的身份功能?

毫無疑問,立法會的確可以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成立小組,進行公審。基本法第73條也寫明了,立法會喜歡查甚麼便查甚麼。而且,在其他健全的民主社會,立法機關公開聽證,找出一個理論上的所以然,再訂出立法方案,嘗試糾正問題,要再出事,回到起點,再聽證……

香港的立法會,被閹割了,故事沒有了後半部,怪不得泛民搞了這麼久,仍然不知道結局是甚麼。

可是,連查甚麼都未想清,便先要有權。也許,泛民比官僚更抵擋不了權力的誘惑。

*   **   **   **   *

最後,要批的是所謂商界。如果泛民和民建聯是各打五十大板,所謂商界的罪孽則更深。

首先,李國寶的那封信,寫得很爛。令人覺得香港商界真的很不濟。

再者,過去十年八載,所謂商界,尤其是銀行,沒有準備面對政治社會,反而在不著癢處,貼一塊CSR的膏藥。所謂商界以為,跟左派同一鼻孔呼吸,便可收買人心。

對不起,人家要搞的階級革命,又怎會被粉飾太平的CSR瞞過?只不過,在人民專政未成之前,討生活罷了。所謂商界是太天真,太傻。事到如今,整個所謂商界處於捱打,就連自由派和保守主義也被牽連,很無辜。

無論如何,《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的濫用,最終只會令香港的司法獨立被受威脅,而立法會中又以親北京陣營最為強大和有紀律。今次的先例,說不定為了親北京陣營開了個缺口。

泛民真的蠢得可以。

*   **   **   **   *

歸根究底,還是一眾政客和雷曼相關產品投資者,都不想上法庭,希望在法庭以外解決,又或者,透過行政機關的壓力,來逼使銀行將蝕本貨收回。原因又是甚麼?消委會和政府不是願意支援訴訟嗎?

還是他們心知官司的勝算低?

雷曼相關產品投資者已經成為了一群著了政治魔的盲流。他們當中或許有不少可憐可憫的真人真事,但我不可以因此支持他們的手段。

或者有人認為,對付不公義的社會,就要不擇手段。

事實剛剛相反,就是因為社會不公義,我們更加要認清行事的原則基礎,方能撥亂反正。

2008年11月6日

奧巴馬贏 卻沒有人輸

奧巴馬的勝利,令不少人喝采。印象中,這些人從來沒有欣賞過美國精神;他們眼中的美國,是帝國,是單邊主義,是資本主義。

如果奧巴馬可以令他們對美國改觀,或許,這一切都值得。

奧巴馬是美國夢的主角。今次美國總統選舉最值得我們反思,不是甚麼保守主義的衰亡。說出這種話的人,我只會怪他不明白保守價值的底蘊。

畢竟,自由社會就是沒有甚麼人必然要執政,否則,那就不是自由社會。在選舉中落敗,不是世界末日。我們要明白,保守核心就是反映社會制度存在的既定事實。有需要的時候,人民自然會作出選擇。邱吉爾、列根、戴卓爾夫人,都是在人民需要他們的時候,就有發揮領導才華的機會。這就是謙卑。

麥凱恩的聲明,遣詞精美,當中的風度和內歛,或令不少沒有投票的保守主義者,感到後悔;麥凱恩流露出的愛國情操,叫我們這些背負五千年包袱的人汗顏。麥凱恩在承認落敗的一刻,充分體現了保守主義的神緒。他輸了選舉,卻贏了風度。

美國的確是與別不同的一個國家。如果我有一本美國護照,就算多納一點稅也是值得。至少,在這個國家,我想我會投票。而且,每次選舉,也彰顯了這個國家的過人之處。比起那俗不可耐的百年盛世奧運,美國四年一次的選舉才是文明的印證。

話雖如此,我也得為自己身為香港人而感恩。世間唯一可以跟美國夢、美國精神相提並論的,就是獅子山下的香港故事。

當電視台膚淺地重覆地揭著黑人白人種族瘡疤,桌上的《壹周刊》封面,是馬榮成現金買倚巒的新聞。香港就是這麼一個可以讓童話故事發生的地方。金融海嘯打不死香港的根柢,美國精神也不是一朝一夕發展出來。

過去幾個星期,資本主義被公審,也有人說奧巴馬帶來的改變就是要徹底清除「新保守」的勢力。

社會主義者自上世紀九十年代至今,一直失落無依,也許因此令他們以為,人人都要像他們般,要改頭換面才見得人。

「新保守」?「新自由」?對不起,新不如舊。我是自由派,古典自由派,更是傳統保守,一脈相承自人類文明之始。

或許他們從來都不明白保守價值是甚麼,姑且用早前隨手寫下的一段,讓他們自己去領悟。

香港核心精神
「守規矩,有原則,但又唔會一成不變。」
「有食唔食,罪大惡極,但又唔想畀人佔便宜,亦唔會好意思去佔人便宜。」
「唔偷、唔搶、唔呃。」
「尊敬好人,器重叻人。」
「努力唔係大晒,但唔努力就唔抵可憐。」
「願賭服輸係上等人,輸打贏要就唔要得。」

不明白的話,再加幾句︰

「可以靠自己,就無謂欠人家的惰。」
「幫得人就幫,不過無話老奉。」
「做人有成就,亦要有家教,有品。」
「有骨氣,都唔一定要成日發脾氣,可以隨便做場戲,或者和和氣氣。」(這一句,為自己度身訂做)

天佑我們。天佑香港。

Yes, we c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