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5日

圓明園的一場歷史債

好文不妨一推再推。

Sent to you via Google Reader

圓明園的一場歷史債

法國大文豪雨果說:「有一天,兩個強盜闖進了圓明園,一個搶了東西,一個放了火……在歷史面前,這兩個強盜,一個叫英格蘭,一個叫法蘭西」--這幾天為了圓明園大水法西洋樓面前的十二生肖獸首像,一大堆愛國青年個個義憤填膺,指責法國人賣賊贓;一大班所謂法律專家,人人都話要訴諸於法律,取回國寶云云,真的想問一句,我們是否集體時空錯亂了?一百五十年前的咸豐年的事,憑甚麼法律可以取得回呢?

1860 年英法聯軍火燒圓明園,絕對是人類歷史上的一項集體恥辱;不過別忘了,真正對圓明園造成不可修復的結果的,卻是之後那百幾年我們如何「對待」圓明園;即使圓明園避得過英法聯軍,還有以後的無數次災劫在等待,例如 1900 年的八國聯軍入京,例如軍閥混戰那幾年,殘餘的圓明園以及其他清廷遺留下來的古蹟,都大量被搶劫一空,1922 年京畿衛戍總司令王懷慶曾派出數百名工人潛入圓明園,拆下環繞舍衛城的堅固圍牆,更拆除了「鴻慈永祜」的大牆以及巴羅克式建築的磚牆,並將這些材料用作興建自己的達園;京兆伊劉夢庚更強行運走長春園太湖石623大車、綺春園雲片石104大車。到 1924 年,東北軍閥張作霖從圓明園搬走大量漢白玉,運到遼寧去建造自己的墓地;去到日軍侵華佔領北京,去到中共建國後,毛澤東在文革期間毀滅了多少珍貴的國寶文物,就算沒有英法聯軍那一把火,今日圓明園的存活率又有幾多?自己的祖先不爭氣,搞左五千年文化都比唔上人地的蠻夷,最大的羞恥,就係作為中國人自己,可是今天卻從來沒有人談這個,這才是恥辱中的恥辱。

今日的中國人,更加是活在自己幻想--甚至妄想的神話之中,別忘了當年的大清,可是滿洲人的皇朝,而不是漢人的江山;今日大家覺得「理所當然」的民族主義,所謂的中華民族只是一件自我創造的神話,在一百五十年前,只有天朝,而沒有「中國」;只有「大清」,而沒有「中國」,如果說一百五十年的「侵略」應該譴責,那麼二百幾年前的「侵略」--清兵派軍隊入藏,又應該如何評價呢?

一些所謂民族主義教育,天天都譴責「入侵者」、「殖民地」、「帝國主義」,而事實卻是,大清帝國也是帝國,也一樣搞帝國主義,只不過人家的入侵者強力一些,可以跨海去入侵;我們的入侵者和陸地的俄羅斯帝國一樣,只愛向陸地發展,於是漢人的明帝國只有中原的一帶,經歷了異族的「帝國主義」的侵略之後,漢人就佔領了新疆、青海、西藏、蒙古、甚至今日的滿洲東三省,真的要譴責帝國主義,不知道「中國人」是否有特權,只譴責人家,卻不檢討自己呢?

1644 年清兵入關,比起西方的歷史時序來說,不算特別早呀;雖然歐陸還在打三十年戰爭,英格蘭還未「統一」蘇格蘭,但幾年後查理一世就被斬首,克倫威爾成為護國公,鋪平英國的民主議會道路;去到清兵首次派軍入西藏,已經是 1718 年的事,就當由那年開始計算清朝對西藏擁有統治權好了,到 1860 年英法聯軍的時候,還未滿一百五十年,幻想一下當年如果藏人提出,要清廷歸還藏人文物,以及離開西藏領土,還西藏獨立的時候,不知各位「中國人」,是否認為應該要尊重藏人的要求呢?在網上找一下,可以看到很多海外藏人投訴「中國」侵佔藏人文物,特別是毛澤東年代的明搶明燒,文革年代的文化大毀滅,漢人對藏人可有一句道歉?漢人可有譴責過自己是侵略者?漢人可要把各種名目侵佔的藏人文物歸還?

我們漢人之中,可有半個雨果出來譴責自己的暴行?沒有,英法聯軍一個是放火,一個搶劫,我們的大清與中共就和俄帝一樣,實行強迫佔領,佔領完,無論放火搶劫或者殺人,都是理直氣壯的一回事了,對不?

就是嘛,我們都理直氣壯認為二百幾年前侵佔的東西,不用歸還原主,認為那是「歷史」的一部份,今日我們又憑甚麼要求,法國人當年搶劫又轉手的後人,要把鼠首像與兔首像歸還原主呢?何況,人家還開到口,只要中國肯改善人權,或者讓達賴喇嘛回國,都願意免費歸還呢?

西藏是不是中國的一部份?達賴喇嘛是否西藏歷史的活遺產文物?為甚麼大水法的鼠首兔首,這些「小東西」就應該歸還,我們卻把活佛放逐而不歡迎歸國呢?至於改善人權的另一個可能性,真是說出來被人恥笑,當去到廿一世紀,作為「強國」,也是沒有民主人權自由等普世價值的「強國」嘛!

所以這種選擇性的「民族亢奮」,去到外國只可以用來欺騙不識歷史的外國人;越認識中國歷史,越認識中國國情,對於這種「亢奮」只會感到更嘔心--因為原來要成為他們「愛國」的一員,就要埋沒良知,埋沒道理,埋沒地球人的普世價值,反智到不得了。

今日叫法國人歸還圓明園文物,他日人家叫漢人歸還一大堆甚麼,可真的吃不消啊!作為「愛國者」,我寧願面對歷史現實,叫強國用錢買回兩個像吧,既然憤青說得出「餓死法國人」這一句,又常常就要買起美國,用錢買回祖宗恥辱,真的這麼難嗎?就當是保養費好了,如果這些年不是法國人代為保管,留得到今日嗎?

話說回頭,法國人是如何對待被毀文物的呢?當年兩次大戰,法國受到德國入侵不少地方滅頂,結果法國人是一磚一木,一手一腳把被破壞的地方照舊貌重建;反過來,咦?人人說愛國的中國人,為何到今天為止都不進行完整的重建圓明園工程呢?大水法只是西方人來中國建造的「清代潮物」,何況只餘下了獸頭而缺乏人身,完整重建遠比起買幾個獸頭直接得多呀?為何不重建,而要任人漁肉?難道我們的愛中國,只停留在嘴巴上嗎?


Humbly submitted from my iPh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