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4日

覆蕭若元

難得有賭徒兄的留言
賭徒 提到...

為何你今日所寫的社評同你過往所信的信念是這麼南轅北轍?有人畀左錢你做政府的鎗手嗎?當日你的自由市場理念及大市場小政府去了那裡?你竟然相信政府運用金錢的能力會好過市民?


1. 那個分身家的主張,除非是非常緊貼事時的朋友,怕沒有幾個人會留意得到。不才的那篇蕪文,更想不到有人自行對號入座

2. 不才論政,打從第一天起,便本著「不依賴政府」這個原則去思考。派錢方案,核心還是依賴政府的情緒,不是嗎?

3. 蕭若元拋出了一個稻草人︰「……要那些人解釋一下,為何錢從政府手上到人民手上會變成浪費……」

不才這篇
蕪文,或許寫得不夠分明,不過,重點只有三個︰
(a) 跟政府分身家,表面人人有份,其實對納稅人最不公平。日後,要是政府又再攤大手板,也只會由納稅人去負擔,最終就是一群不事生產的人無端端得到了一筆衰退金多寶。
(b) 一次過的派錢,對市民的消費額影響不大。學術一點,就是Permanent Income Hypothesis
(c) 真正要推動
的是小政府,節省百分之五的經常開支,已經可以省下一百億。天下間最後一個大講,就是政府資源應用效率已經達到了百分百的。節省百分之五,絕對可以在不影響政府正常運作的大前提之下達到。

試問從以上的三點,如何得出那莫名其妙的「
錢從政府手上到人民手上會變成浪費」猜想?

4.
積極不干預的精神︰「小政府」才是我們一直以來的政策主張的目標,「大市場」只是隨之而來的結局。「大市場」不可能夠政府「推動」得來,派錢也不可能推動「大市場」,派錢是本末倒置。

5. 政治的現實就是︰一旦依賴政府成為了政治正確的訴求,撥亂反正便難上加難。分身家的民粹主張,是
政治的毒品,不可一,不可再。向民粹說不,向政治毒品說不。

6. 我預備了做「階級敵人」的心理準備。蕭公子,放馬過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