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8日

不該說出的話

就算忙得天昏地暗,也得寫劉迺強這不該的人說的不該話。

今天在辦工室偷閒的時候,翻閱《信報》,見到劉迺強一篇題為《死的尊嚴換來生的精采》的文章。

本來以為這篇文章是討論病人選擇安樂死的討論,怎料卻見到這不該的法西斯屁精在發牙瘟。

法西斯屁精說︰
「過去被人責罵的馬爾薩斯,最近已被平反【註一】。「承載極限」這新興名詞,徹頭徹尾就是一個馬爾薩斯主義理念,我們的地球已經超越了其承載極限。這是一個零和遊戲,每個人頭上那一份只會愈來愈少,加上世界的財富和資源分配不均,貧窮的人多了,他們還可稍忍耐,飢渴的人多了,就只可能世界大亂。

我們的環保運動,就是不願意面對最根本的問題:人口太多。我們過去不肯承認,因為人類對此無法可施。今天我們不肯直面,因為人類不願意面對生命科學的進展和它的後果【註二】……」
法西斯屁精的意思清楚不過,人口太多,有些人「不值得」再留在世上,才以送他們歸西最環保。那可不是我斷章取義,劉迺強自己在文章中這樣說︰
「……當前全球只有兩個選擇:一是設法讓人口逐步下降,要不然的話,就準備接受各種可怕的後果……」
法西斯屁精很不該。一向以舐中共屁股夾縫中的汾泌物和殘餘物維生,少不免要以口水滋潤中共的作孽。
「……過去出生的人口,已經累積起來,成為今天和明天的包袱。即使機警如我國,於三十年前開始強逼性計劃生育,我們的人口也要到二○二五年之後才穩定和可能下降,而到時人口已經超過十五億……」
不過,最令我火光,不是法西斯屁精的覓食方式,而是他對常識的侮辱!
「……無論生與死,已經不再是完全由自然擺布,或者神聖不可侵犯,愈來愈是個人的選擇空間,以及公共利益的一個部分……

……在西方社會,生命是絕對神聖的。因此,幫助病人安樂死在西方社會中是刑事罪行。中國人比較實際,各種原因對病人停止治療,讓其死亡十分常見。於面對人類愈來愈難自然死去這一個新形勢,死亡很明顯將趨向是一個選擇……

……讓每一個人自願選擇死亡與否,當然是最理想的事情,但卻十分困難。但是當面對人口太多,再難負擔的時候,個人的生死,便已經成了社會問題……

……作為第一步,我們需要改變對自殺的態度。我們都反對自殺,但我們都沒有辦法防止自殺。於是,自殺只能懷罪惡感的心情,偷偷地進行。結果是自殺者身心傷苦,死得很難看、很沒有尊嚴……

……我國文化傳統,因為輪迴之說深入人間,一向對於生死都抱較坦然開放的態度。「犧牲小我,成全大我」,老弱病殘,自動退出歷史舞台,人口得以下降和優化,騰出更多人均資源,讓下一代有可能活得更好,更是值得表揚鼓勵的事……

……我國因為人口、資源、環境壓力較大,形勢較為迫切,同時各方面又較具條件,應該再次敢為先下先,逐步起動選擇死亡的機制。如果政府能提供政策,讓自願騰出生存空間的人有某種榮譽獎勵,其後人獲得某些優惠的話,到某一階段,選擇死亡,甚至會慢慢成為未來人類的一種基本權利。」
先撇中共開計生帶來的嚴重社會扭曲和種種惡果,這法西斯屁精的邏輯真的是下九流。

由於法西斯屁精的文章無謂的修辭和對中共的歌頌太多,影響了大家的閱讀,我姑且將此他的發音重點羅列︰

1. 生死已經不是自然的事
2. 生死可以選擇、生死是個人問題也是公共問題
3. 中國人實際地對待這公共題目,相反西方人不實際地講「尊重生命」
4. 鼓勵自殺是第一步
5. 之後,就是像容許墮胎一樣,容許劉迺強理解中的安樂死
6. 最後,歌頌自行了決的「廢人」

大家可以看得出法西斯屁精的發音跟事實有多大距離嗎?

1. 「生死已經不是自然的事」︰法西斯屁精所指應是人類在生命科技上的種種突破。不過,在過去百多年來,生命科技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人生活得更好,更安穩。人的壽命長了,根生科技進步互為因果,人命長了,智慧、知識和技能的積累也豐富了,對資源使用也更有效,這才是連串發展的次序。馬爾薩斯的錯,在於沒有考慮到人可以讓資源更有效發揮。延伸閱讀 Julian Simon @ http://www.juliansimon.com/

2. 「生死可以選擇、生死是個人問題也是公共問題」︰引申法西斯屁精的思維,人的存在既然是大眾,甚至宇宙的負擔,那任何事情都可以是公共問題。不過,每個人都為自己的存在而付出,而不是像法西斯屁精幻想般,人人都要寄生在一個無所不能的極權之下,每個人都可以是貢獻者,而不是法西斯屁精般的寄生蟲。

3. 「中國人實際地對待這公共題目,相反西方人不實際地講『尊重生命』」︰。這樣說實在不該!真正有安樂死法例的正是西方國家,法西斯屁精是指鹿為馬。更最要一點,人家的安樂死是從個人結束痛苦出發,而不是甚麼一死以謝天下的狗屁封建思維。

4. 「鼓勵自殺是第一步」︰閱。膠都費事畀。以法西斯屁精的推論,改一個字,加一個字︰「我們都反對殺,但我們都沒有辦法防止殺。於是,只能懷罪惡感的心情,偷偷地進行。結果是被他殺者身心傷苦,死得很難看、很沒有尊嚴。」

5. 「之後,就是像容許墮胎一樣,容許劉迺強理解中的安樂死」︰同上。

6. 「最後,歌頌自行了決的『廢人』」︰法西斯屁精眼中,在廢人是甚麼呢?這裡存在無限想像空間。八十歲的李嘉誠是嗎?那麼十八歲的天水圍邊青呢?法西斯屁精一天年華老去,他會自裁救天下嗎?就算他會,李嘉誠也不會,那麼他會在十八層地獄咀咒生活的好好的人嗎?

人,每個人,生存和繁衍,都是個人的決定,也是神聖的過程。法西斯的新宗教,就是要否定人,要強迫人去承認他們扭曲的心靈,臣服於他們崇拜的魔鬼︰極權政治。

讓我念一遍天主經︰「我們的天父,願你的名受顯揚,願你的國來臨,願你的旨意奉行在人間,如同在天上。求你今天賞給我們日用的食糧,求你寬恕我們的罪過,如同我們寬恕別人一樣。不要讓我們陷於誘惑,但救我們免於凶惡。亞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