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7日

Moved to a new address

HKLiberty moved to Wordpress.

hkliberty.wordpress.com

See you there.

2010年4月26日

城市和後樓梯

Twitter有人說:城市讓生活更美好,是對「環保的挑釁」。

要是真的這麼想的人,大可上山下鄉,體驗勞動人民生活。

不過,沒有城市,又如何支撐過六十億的地球人口?城市讓資源的應用更有效,沒有城市,除非,地球的人口大幅減少。

「我才沒有這樣想過!你不要含血噴人!」環保原教旨信徒和環保機會主義者齊聲鳴冤。

沒有想過的事,可多呢?

在非洲,最大的殺人凶手,是愛滋病,緊隨其後的,是下呼吸管道的疾病。

愛滋病在非洲肆虐,歸根究底,在鄉郊的經濟和社會模式,女性的地位很低。原來,城市的生活,讓男女更平等,對控制愛滋病的功效也最大。當然,在城市也有愛滋病,但事實是城市女性在不情願或不知情的狀況下染上這不治之症的機率也較低。

至於第二位殺手,下呼吸管道的疾病,更源於鄉郊生活。

大家在開著空調,高床暖枕欣賞紀錄片,看到黑黝黝的非洲人在茅屋燒柴做飯,背後傳來點土風歌聲,感覺好自然,好正。

對不起。長期對著那些炊煙,就是非洲人,尤其是女性的第二大死因。

其餘的健康問題,例如虐疾、傷寒等,都是可以透過改善污水和食水基建,減少傳染。可是,由古羅馬至今,常識告訴我們,沒有都市化,這些基建不可能存在。

當大家在大談幫助非洲,卻又大肆鞭韃都市化,這是反智。不過,對某些只求政治正確的打壞來說,政治正確就是一切,事實太殘酷,看不見為妙。

又例如,曾經見過一個很想循功能組別當選成為立法會議員的自認民主派議員,說肯雅比香港更文明,原因是當地沒有人在街上吸煙。

實在無言以對。不過,既然很想循功能組別當選的都可以說是堅定民主派,肯雅比香港更文明,實在不算是天荒夜談。

為甚麼煙民跑了上街?都是反吸煙政客的好事。本來,這些志明和春嬌都躲在後樓梯,後樓梯都一刀切了,便跑到街上。

「後樓梯吸不對,在街上吸煙也不對。吸煙,就是不對!」這就是反吸煙份子的邏輯。

煙民在後樓吸煙,在後樓梯的人,也多是煙民,他們都選擇了最不影響其他非煙民的方法,去享受他們自己的生活,反吸煙的政策偏偏要迫煙民和非煙民發生衝突,是三流政策。從這個角度看,那位政客的認為肯雅比香港先進,又不是沒有道理。

再者,在肯雅反吸煙的知識份子,相信未至於將「吸煙對身體健康不好」和「吸煙就是不對」混為一談。你可以說吸煙的一萬種壞處,可是,這跟道德上的不對,仍然有一定距離。

「煙民對公共醫療系統的負累,不應該由大多數人來分攤。」反吸煙份子迅速地改變主題。

好。香港每年的公共醫療開支,約莫三百多億,煙草稅的收入,則三十多億。就當一對十的比例好了。煙民的數目,也剛好是人口的十分之一左右。結果,原來煙民已經付了鈔,不過,煙民沒有因為自己付了鈔而聲大大。

另,套用香港反吸煙人士的公共財政哲學,香港實在有許多事情不,根本不應該由大伙人去分攤開銷。所以,原則上我是很支持他們這種想法。

可惜,他們有幾多人可以忠於原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