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20日

2007年9月17日

民主 (三之一)

由孫柏文到陳方安生,近來我們這邊,發生了好些事,要寫成一篇文,又覺太零碎,也怕太長;就此讓事情過去,又怕自己日後忘記了,還是在這扑下來吧。畢竟,信Google好過信自己。

……………

孫柏文是最理想的台前表演者。說他爛,說他粗鄙,是事實,他自己也不會否認。不過,他是我見過天生最聰明,後天也不算懶散,問題卻是自負。可是就這點傲,加點才情,再來些爛,就變成了一個不錯的台前表演者。在Money Cafe,在蘋果財經,他的欄和節目,都要比我的來得更有號召力,就是客觀的證據。

既然有這種觀眾緣,就應該推他上台,為自由出力。孫柏文,你要他想策略,搞戰術,會輸的;不過,他在台上搏擊,不贏,也不會輸得難看。Stage a good fight,也夠宣傳自由派,至少將反強迫金和學券講上兩個月,這個歷史任務也夠了。反正,沒有人預他會贏,能夠打足所有回合,被點數擊倒也當贏。

不過,就連陳方氏也選,算吧!孫柏文在耆英賽當中,只會被人忽略。這個人太要別人的注視,一旦被人忽略他就會失儀。算吧!

……………

說老實,真的不知道陳方氏是站在那裡。不過,陳方氏對政治制度的看法,對公務員定位的堅持,既是客觀的事實,也可以主觀地從其他公務員對她的態度推敲得出。單是這一點,陳方氏就壓倒性勝過那個破壞了公務員傳統的葉劉氏。

不過,陳方氏的政治光譜定位,大家還是不要以傳統的「左對右」,「民主派」對「親北京」來看。陳方氏絕對不是我們這類意識形態的自由派,我可沒有證據,可是這裡不是法庭,我的一雙眼就是證據!再講,通常這一點我不會看錯人。陳方氏盡其量是中間偏右,可能連偏右都不是。

多年的公務員經驗,令陳方氏很會掩飾自己的理念。就像曾蔭權,有時我也會懷疑他是靠向自由派的一方,不過,有時又不像。可以肯定的是,這兩人都大概明白政府干預的底線在那裡,至少比香港其他的政客更尊重政府的權限。

葉劉氏嘛!早就應該從政了。這種人只要不讓她掌實權,出來搞甚麼都沒有太大問題。可是,在任何位置,像葉劉氏般的人,都會對權力有無限的追求。所以,還是要趁她羽翼未豐便整治,也是好事。

2007年9月12日

新聞三則

有乜意義,查之前篇文啦!

中行在港發第三批人民幣債券

中行在港發行第三批人民幣債券,總發行額30億,年期2-3年,票面息率3.15-3.35厘,明起接受認購申請,本月21日截止。

曾俊華:本港人民幣債券發展令人鼓舞

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表示,過去三個月在本港發行的人民幣債券達100億元,成績令人鼓舞。

他在出席中國銀行在港發行人民幣債券的儀式上表示,香港人民幣債券市場的發展,不單提高人民幣資產的收益,亦可提供資金融通的平台,拓寬投資者基礎。

展望將來發展,曾俊華表示有三個希望,包括期望更多金融機構及企業發債、發行更多不類型的債券、以及希望配合國家金融改革,提升人民幣債券在亞洲的地位。

曾俊華:盼以三層面加強跟內地市場融合

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說,政府增持港交所股份,是希望可以透過政府、交易所及股東等三個層面,推動跟內地市場的融合。

曾俊華解釋,在兩地市場融合方面,政府層面是負責配合政策推行,包括人民幣業務、QDII及港股直通車等;交易所層面,就負責執行,例如兩地交易所有關A及H股同步上市的安排及資訊分享等。

至於股東層面方面,有分析指內地與香港的交易所日後可以透過股權交換更進一步融合,曾俊華指,暫時這只是一個建議,未有詳細計劃,亦是一個可以考慮工具,但重要是政府持有股份,才能作進一步研究。

2007年9月11日

講多無謂,去片!

娛樂圈血淚史《馬克思主義》



中國人︰喂馬生啊!因為你呢種主義,單單我地中國都無知死左幾百萬人啊!
馬克斯︰o下?讀書都會死咁多人既咩?你地中國日日大考o架?

許寶強唔該接實

2007年9月9日

2007年9月3日

利字當頭:點解,錢,唔係等一陣就有

孫柏文隻江銅到價,又碰巧三十歲生日,佢話要享受人生,所以決定休息……一日咁多。臨急臨忙,捉了我做替工,好彩剛巧,又同一位高人妙想天開炒友自由行機制,不如同大家一齊睇睇,究竟點先至可以畀同胞用人民幣炒港股,但又唔會畀人民幣大量流失。

炒友自由行五部曲

如果畀大陸銀行﹛將一綑綑人民幣換成港紙幫同胞買股票,睇怕唔使一頭半個月,香港周街都會係人民幣。

到時唔好話外管局頭痛,就連任Sir都怕畀人話特區違反基本法第111條第一句︰「港元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定貨幣,繼續流通。」

當然,香港物價穩定,亦係國家關注的問題;如果唔係,都唔會有供港食品價格限制,就唔會搞到香港人有錢無鮮肉食啦!

所以,就算有炒友自由行,都唔會係簡體版︰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估計,炒友自由行應有五部曲(見圖)︰


1) 同胞將一綑綑人民幣,存入大陸銀行開自由行戶口,再畀指示炒起港股 (蘋果財經圖組又搞錯,用左港錢);
2) 大陸銀行將人民幣票據賣畀香港銀行,派人民幣利息;
3) 香港銀行再將人民幣票據,向心繫家國睇好人民幣升值香港及國際「散」戶;
4) 套現,就幫同胞買起晒港交所裏頭所有產品;
5) 買返來的貨,可以寄存響香港銀行呢邊。如果好彩股票生性,有息派,就兌人民幣匯畀同胞。

如此,大陸境外流通的,盡其量都只會是人民幣票據派的息口零頭;不過,大陸那邊,就可以將人民幣鎖死響銀行裏頭。

用呢招減輕通脹壓力,理論上都應該會比家陣那「存息高過貸息」有效。

只不過,先唔計究竟中行同中銀香港搞掂了交收結算系統未,淨係那些人民幣票據賣唔賣得,真係有些令人懷疑。

唔係話信唔過人民幣會企硬。不過,買得fixed-income者,都係精仔;而精仔自從花旗國信貸爆煲,都學會問︰「的cash-flow點生出來呢?」

一句人民銀行派街坊,又好似唔算幾實在;況且,鬼知大陸銀行有冇借孖展畀同胞,用高息做票據,到時真係有排驚囉。

咁耐都無水落,梗係有原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