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29日

田北俊︰乜很都係政府既責任,自由黨就乜很都唔很洗做!

[港台即時新聞]

田北俊:當局要為營養標籤法例修訂不獲通過負責
2008-05-29HKT11:46

自由黨主席田北俊,對於食物營養標籤法例的修訂議案最終不獲通過,感到失望。

他認為,行政長官及相關的問責官員,曾經與外國領事會面,明白進口食物的情況,但最終政府提出的修訂不獲通過,可能是箍票工作做得不好,游說不到足夠議員支持,這不單是食物及缳生局局長的責任,亦是整個局的責任 (SL Note: 乜很都係政府既責任,自由黨就乜很都唔很洗做!)

(港台黃凱宜攝)
Blogged with the Flock Browser

2008年5月2日

無端端.貼舊文

通脹將惡化保值為上算 (2007年8月1日.蘋果社論)

一直以來,反映環球貨幣和信貸政策的鬆緊,黃金價格都是最佳指標。七十年代,世界經濟也同樣經歷過一次高通脹。每安士黃金由71年底的38美元,升至80年1月的850美元,其間在73及79年經歷過兩次石油危機,也同時是黃金價格升幅最大的兩段時間。陳述這段黃金價格的歷史,無非是要說明一點︰當時有許多不明所以的人,將石油危機說成是國際政治角力的結果,卻無視它是當時美國在雙赤下,美元失去價值之後引起的連串經濟現象。

經濟學既然被標籤成沉悶的科學(Dismal Science),又豈會比得上現代縱橫家講國際恩怨來得動魄驚心,自然也不及民粹陰謀論那般引人入勝。七十年代,香港面對持續的通脹,在民粹政客的鼓動下催生了消委會這個尾大不掉的官僚。他們大膽假設︰物價上升是由於商人囤積居奇。事後,雖然沒有找到些甚麼囤積商人,因誤會而建立的消委會,卻沒有因了解而終結。

香港人在過去幾個月,由生豬到杯麵,這些生活品的價格變動,香港人近距離感受通脹的壓力,當年那種民粹似有死灰復燃之象。

當然,若是備受公共政策保護的壟斷企業提出加價的要求,無論加幅多少都很難說是否合理,開放市場也是正路。不過,我們也希望,市民公眾了解整個通脹的成因及現象,也明白到其他市場環節出現的價格上調,那是環球的宏觀經濟因素在發生作用,無論是政府抑或企業,可以做的事情實在不多。

毫無疑問,任何人也會希望收入上升開支下跌;可是在通脹持續的環境,要是社會上充斥「只許加人工,不准物價升」的民粹意識,甚至主張政府粗暴干預物價,最終只會令市場更難有效反應,低下階層的生活更艱苦,惡性循環之下,香港不難變成另一個高度干預的社會。

事實上,全球資本氾濫,由最初的原材料市場,後來引申的生產成本上漲,到現在連消費品也受到影響,前後經歷近七年。由01年開始,金價由最低近250美元一安士,至06年中最高近700美元一安士。與此同時,在01年1月初,美國聯儲局來了一次出其不意的減息,至03年更減息至近40年來的最低位;無獨有偶,另一邊廂日本也在01年3月開始了超寬鬆的貨幣政策。只不過對多數人不會對黃金價格有何強烈感覺,通脹非要反映在日常用品上才感受得到,可是到所有人都知道通脹,要解決問題就不是那麼簡單。

資本氾濫的前期,由於信貸的擴張,做生意的更會覺得資本來得容易,投資者也受惠於資產價格的泡沫,就算是一般的市民,也不自覺地感到手頭更鬆動,花費時也更盡情。以上種種,香港人自03年打後也逐一感受得到。不過,到了通脹開始了,生產成本增加,可是在市場競爭下未必即時反映在最終的零售價之上,所以到了消費品價格也開始上漲,其實也意味通脹的毒癮已遍佈整個經濟體系。

觀乎現時局勢,美國的次按爆破,結局除了可能是美元信貸因此緊縮,也不排除可能觸發聯儲局以更大的規模資本注入來穩定金融制度。另一邊廂,日本自民黨選舉失利,令到日本政壇上左右兩派都不敢貿然提出甚麼大改動,就連小泉純一郎時代打算結束超寬鬆貨幣政策的計劃,也應該不會落實。從此看來,通脹還會持續好些日子,市民為財富保值籌謀方為上算。

李兆富